【散文】田小勇:合阳的点心
发表时间: 2018-08-13来源: 合阳文坛
陕西明润嘉商贸公司总经理、作家  田小勇
 
        【和谐中国网·合阳文坛】“点心”这个词最早出现在唐人的文字里,有两种含义,第一种是做动词用,即正餐之前小食以充饥。第二种做名词用,指糕饼之类的食品。我这里就不文诌诌地研究点心的历史和出处了,我说的点心是名词,而且是我们合阳的点心。现在的孩子对点心即糕饼之类的食品已经麻木了,甚至很讨厌了,因为日子好了,可以随时吃到,尽饱地吃。过年家里招待客人,果盘里的精美点心一般无人问津,小孩子们只是看看,很少拿起来香甜地品尝。哪位诗人说过“一切过去了的都是美好的回忆”。
        相信合阳六七十年代出生的人对点心都有温馨美好的回忆。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初,点心在合阳人心目中属于高大上的奢侈品。求人办事送几封点心,拜访丈人丈母娘封几封点心,看望长辈或者是探望病人送几封点心。送点心好办事,送点心会让人觉得此人事事成礼,让人尊敬。送点心的人诚心敬重,受点心者很有面子。那时候合阳县有一家国营食品厂,食品厂里只生产几样点心。有水晶饼(合阳人叫水晋),宁果(油炸小面团,外面裹着白糖),香草饼干,江米条等等。水晋点心的做法按道理是很讲究,里面的馅料是猪板油,白糖,青红丝,核桃仁,芝麻等,可是那时候的食品厂估计也是适应市场需要,基本是糖少面多没猪油。各个村镇的供销社小卖部都有出售食品的专用柜台,销售那几样模样难看却很好吃的点心,每次走进供销社门店里,最诱惑人的柜台莫过于是食品柜台了,小时候的我常常是眼巴巴看着柜台里的点心咽口水。
        记忆最清晰的是一个讽刺县食品厂点心很硬的段子。说一个人刚买了一斤点心去看亲戚,在公路上不小心弄破了包装纸,一个点心滚落到公路上,正巧一辆汽车飞驰而过,把点心碾飞起来,点心砸破了公路边民房窗户的玻璃,又反弹到路边的水泥电杆上,把水泥电杆砸了一个白点,而点心还完好无损。消息传出,县机砖场厂长亲率技术员去食品厂取经,为什么点心的硬度比砖头还硬。我认为传段子的人一定有酸葡萄心理,谁能天天吃上点心?虽然点心很硬,一般人还是买不起。每年过年的时候,我最盼望父亲把纸包里的点心摆上来,吃到嘴里那真是香甜,险些连舌头咽下去,尽管要费劲地咬。那时候人们打赌开玩笑都是用点心做筹码,输了要给对方买一斤点心,输者心疼,赢者高兴,往往闹出很多矛盾。最有意思的打赌是这么说的:合阳某村的一个小伙子刚结婚,两口子如漆似胶,恩爱无比,这个小伙子在他的朋友圈里吹牛,说他们两个感情如何好,他媳妇心里只有他,经得起任何考验和诱惑。有一个比较调皮捣蛋的小伙子不信,于是他们在众人的起哄下用两斤点心做赌注,看他媳妇是不是经得起诱惑。这个小伙子回到家里给他媳妇说,生产队要派他出去到西安送生猪,需要好几天才能回来,媳妇依依不舍地和他告别了。然后这个调皮捣蛋了小伙子就登场了,他整天围着那个媳妇风言风语地撩拨,献殷勤。那个媳妇只是抿着嘴笑,不搭理他,一连几天都这样,眼看着打赌的期限到了,这个小伙子要输掉两斤点心,他着急了,他对那只是微笑的媳妇说:“你真是铁石心肠,我这么讨好你,你都无动于衷!”那个媳妇说:“你只会嘴上的功夫,这几天你都不敢动我一下,还怪我。”听到这话,她丈夫赶紧跳出来认输。莞尔之余你可以知道当时点心在合阳人心目中是很有分量的奢侈品。那时候合阳县人生活普遍不富裕,谁家能拿出百儿八十的钱,那算是家境殷实了。粗粮能满足大家的肚子就不错了,更别说细粮和点心了。
        有一个故事在坊镇一带流传,虽然说的不是点心,但是和点心的作用是一样的,都是作为礼品赠送亲友的。有一家人家孩子满月,收到客人送来一把雪白整齐的挂面,中间还扎着红绳子,主人舍不得吃,又当礼物送人了。过了很久,不知是什么事,这把挂面又被送回来了,这家人一看又是这把挂面,心想放久的挂面就不好吃了,于是就把挂面煮着吃,谁知在水里煮了多时挂面总是不熟,捞起来一尝,原来是用雪白的竹篾条做的假挂面。
        我们坊镇东街的小卖部在大队部里面,一间很小的屋子。晚上点着一盏明晃晃的罩子灯。每隔一段时间妈妈就让我去那个小卖部买煤油,上个世纪刚进入八十年代,我们村还没通上电,人们都用煤油灯照明,一斤煤油三毛六分钱。我偶尔有一毛两毛钱,就会在那个小卖部买几块饼干吃,卖货的那个老头从一个木箱子里给我称一两毛钱的饼干,我装在兜里,手里拎着煤油瓶,吃着香甜的饼干,穿过黑暗的巷子,感觉那真是世界上最美妙的享受。那时,点心再硬,我们可以放心地吃,里面不会有什么害人的添加剂之类让人恐惧的东西。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对点心之类的东西不感兴趣了,合阳以前的国营食品厂也解散消失了,我对食品厂的生产工序一点也不知道,只是爱吃他们生产的那几种糕点,让我们这一代人在贫苦的童年有了一个超越当时现实的小小的,诱人的奢望。如今合阳的大街上西点屋随处可见,里面的东西琳琅满目,超市里的糕点也是越做越精细,无论从包装设计到点心的色香味,无不是想讨好顾客,想方设法勾起顾客的食欲。估计没有多少人会像我们这辈人以前对点心的那种馋涎欲滴的欲望了。我怀念归怀念,现在也不爱吃点心了,只是那种对点心的情怀让人难以忘怀。

        【作者简介】田小勇,陕西合阳人,现居大荔。陕西明润嘉商贸公司总经理。作家,多篇佳作见诸报端、网站。

【和谐中国网】投稿
  邮箱:731590068@QQ.com
  微信:131 4145 7599

责任编辑: 李耀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