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一些政党近年来怎样应对执政难题
发表时间: 2010-12-06来源: 未知

  近年来,随着世界多极化和经济全球化的深入发展,特别是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许多国家经济衰退,社会矛盾突出。在此形势下,世界上一些国家的执政党的执政安全受到挑战,面临着应对危机、发展经济、改善民生、维护稳定的严峻考验。这些政党及时调整政策,其经验教训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调整执政理念:比如日本民主党上台后,提出“友爱政治”理念,推行“脱官僚主导政治”的改革

  面对挑战,一些发达国家的执政党修改党的纲领,使其政治理念趋向“中间化”。例如,英国工党提出要建设“新资本主义”,强调创新、平衡和可持续发展。德国中右翼执政党也调整执政理念,强调党是“全民党、中间党”,以争取中间阶层的支持。当前,欧洲政党“右强左弱”,中右翼政党在欧盟27国中的22国执政或联合执政。究其原因,主要是中左翼政党在执政期间政策出现失误,没能有效地维护弱势群体的利益、体现社会公正,因而失去了中间阶层选民的支持。而中右翼政党在应对国际金融危机中,却实施了一些改良措施,获得了选民的支持,挤压了中左翼政党的政治空间。

  日本民主党在2009年8月上台后,以“变革”旗号争取人心,提出“友爱政治”理念,推行“脱官僚主导政治”,实行“国民为主导”的改革。统一俄罗斯党也开始注意改革党的纲领,确立了党的意识形态为“俄罗斯保守主义”,强调以维护和发展俄罗斯为宗旨,以人为绝对优先取向,在共同价值观基础上,走俄罗斯特色发展道路,实现建设自由、繁荣、强大的新俄罗斯目标。

  一些发展中国家执政党也与时俱进,加强党的思想理论建设。越、老、古等社会主义国家执政党也开始注重理论创新,党的指导思想体现出民族化、本土化。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等一些非洲国家执政党淡化意识形态和部族色彩,主张建设“全民党”。以委内瑞拉为代表的一些拉美国家的“激进”左翼执政党反美、反新自由主义,提出建设“21世纪社会主义”思想。

  ■探索符合国情的发展模式:比如法国执政的人民运动联盟强调国家干预和调节作用

  长期以来,欧美等许多国家推行新自由主义模式,崇拜市场力量,忽视社会公正,社会矛盾突出。在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下,这些国家执政党对传统发展模式进行调整,强调以人为本,把市场与社会公正结合起来,更加重视经济、社会、自然环境的协调发展。法国执政的人民运动联盟提出规范和重建资本主义,强调国家干预和调节作用,将危机治理和结构调整相结合,实现经济社会协调发展。英国工党强调加大改革福利制度,把更多的资金用于科技创新和人才培养,实现经济持续增长。欧洲社会党提出对社会市场经济模式进行改革,简政放权,提高经济效益,创新福利制度。欧洲一些中右翼执政党强调发展实体经济,强化对市场的规范和调节,兼顾效率与公平。美国总统奥巴马针对新自由主义政策存在的弊端,提出“经济再平衡”政策,力图改革美国过度消费、过度依赖进口的经济结构。统一俄罗斯党反思俄发展模式,提出要降低对能源出口的依赖,创新发展模式,实现经济多元化发展。日本民主党执政后调整经济增长方式,提出改变出口主导型传统发展战略,将刺激国内需求作为经济增长中心,并制定了新的经济发展战略。

  一些发展中国家执政党加快调整经济结构和发展方式。例如,印度国大党继续推进经济改革,扩大内需,加大对基础设施和IT技术等高新科技及人才培养的投入,加快发展农业和服务业,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增长。韩国、新加坡等国的执政党推动政府加快调整产业结构,创造新的增长点,扩大内需,扶持中小企业发展,吸引国外高新技术,加大对研发和人才培训的投入。拉美一些国家强调国家干预,加大社会投入,改善民生,促进社会公正。越、老、古、朝等社会主义国家,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都强调要坚持和发展本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加快转变发展方式,调整经济结构,保持经济增长。

  ■改善民生:比如印度国大党提出“惠及全民的经济增长”口号,努力抑制两极分化

  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的执政党强调经济社会协调发展,加大对改善民生的投入,着重解决民众关心的现实利益问题,解决民族、宗教、不同利益群体之间的矛盾,维护社会稳定。如建立和完善社会保障体系,增加教育、卫生等公共事业投入,改善住房和医疗条件;加强人员培训,扩大就业;关注弱势群体,扩大社会救助,加大扶贫力度,消除贫困等。印度国大党还提出“惠及全民的经济增长”口号,努力抑制两极分化,扩大对穷人的救助面,增加就业和住房,加大农村扶贫力度,实施“农村发展计划”和“农村就业保障法”,为低种姓、少数民族增加教育、卫生等投入,在一定程度上缓和了贫困阶层的不满。印度国大党坚持世俗主义,反对教派主义,强调各种族、宗教相互包容,和睦相处;对大规模骚乱在进行镇压的同时,也注意采取安抚措施解决有关问题。

  一些发达国家的执政党进一步完善社会保障体系,扩大社会救助,增加就业;探讨福利制度改革模式,强调“不承担责任就没有权利”,促使适龄失业者再就业。德国联盟党下调保险缴费率,减少民众和企业开支。日本民主党提出“国民生活第一”口号,并出台多项惠民措施,如强化社保体系,增加儿童、教育和就业培训补贴等。

  ■探索政治民主发展的新路:越、老、古等社会主义国家的执政党继续坚持和完善民主集中制,赋予党员更多的知情权、参与权、决策权和监督权

  近年来,一些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执政党在推进政治民主化过程中,顺应政治民主化发展趋势,采取有效措施加强政治民主建设,取得了积极进展。

  一是探索建立符合国情的政党体制。二战以来尤其是苏东剧变后,许多发展中国家照搬西方多党制,但由于“衣不合体”,党派竞争和冲突加剧了民族纷争和社会动乱,严重阻碍了经济社会发展。这些国家的执政党总结经验教训,从本国实际出发,逐步形成了“一党为主,多党参政”或“一党独大,多党陪衬”的政党体制,如新加坡、马来西亚、突尼斯、叙利亚、埃及、俄罗斯、委内瑞拉等。

  二是建立与经济社会发展相适应的民主制度。有些国家的执政党主张在党内实行民主集中制,提倡集体领导,民主治党,实行中央集权下的“可控民主”、“秩序民主”、“参与式民主”等。多数发展中国家的执政党都较重视以民主方式改革完善党代表大会制度、年会制度和选举制度,赋予党员更多的知情权、参与权,并鼓励社会各阶层民众广泛参与国家治理。近年来,随着技术信息化发展,多数国家的执政党愈加重视大众传媒的作用,普遍建立党的网站,推行党务公开,加强对话与沟通,广泛听取意见和建议,强化舆论监督。越、老、古等社会主义国家的执政党继续坚持和完善民主集中制,并赋予党员更多的知情权、参与权、决策权和监督权,保障党员民主权利,改革党内选举制度,扩大差额选举比例,调动党员的积极性和主动性。

  三是加强对非政府组织的管理。冷战后,一些西方国家大肆利用非政府组织干涉发展中国家内政。一些发展中国家的执政党为维护社会稳定和自身执政安全,采取多种措施对非政府组织加强引导、规范和管理,如制定和颁布专门的社团法、非政府组织管理法等,依法加强对其管理。

  (李成仁 作者为中联部原副部长、全国党建研究会顾问)

责任编辑: 和谐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