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珠澳大桥总工程师是陕西人
发表时间: 2018-10-24来源: 中华人物
 
【和谐中国网·和谐书院】中华人物
        10月23日上午,港珠澳大桥开通仪式在广东珠海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仪式并宣布大桥正式开通。
        港珠澳大桥跨越伶仃洋,东接香港,西接广东珠海和澳门,总长约55公里,集桥、岛、隧于一体,是世界最长的跨海大桥。从2004年3月前期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成立,到2009年12月15日正式开工建设,港珠澳大桥从设计到正式通车前后历时14年。是粤港澳三地首次合作共建的超大型跨海交通工程。
        举国欢腾, 55公里的跨海工程全线贯通。这一举世瞩目的“世界超级工程”背后,有一位技术总负责人。他如同一出戏的总导演,他让整个工程加速运转,一道道桥梁史上的难关被攻克,一个个奇迹被创造。他——就是从陕西宝鸡岐山农村走出来的港珠澳大桥管理局总工程师苏权科。
         苏权科,男,祖籍陕西省岐山县,1962年5月出生,硕士,教授级高级工程师,1988年9月毕业于长安大学(原西安公路学院)公路系桥梁与结构工程专业,现从事公路工程(路桥、隧道、交通工程)方面的工作。
        贫寒子弟早当家站在板凳上擀面条
        1962年,苏权科出生在岐山县故郡镇渚村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他的父亲是宝运司的一名货车司机,母亲原在技校当老师,生下他后就在家务农。父母育有三儿一女,苏权科是长子。
        生在那样一个缺衣少食、物质生活极其匮乏的年代,家庭成分还被划为地主,这让苏权科的童年饱受白眼,吃尽苦头。在苏权科念高中前,父亲在凤县跑车挣钱,一月回不了几次家。母亲既要务农又要照顾三个孩子,很是辛苦。家里房子破旧,全家人挤在一张炕上睡觉。父母常常心疼儿女,担忧他们的前程,时常趁孩子们睡觉时悄悄落泪,苏权科把这一幕记在心里,默默担起长子的责任。
        青少年时期,苏权科在渚村小学及禹王庙中学就读。那时的学校早晨 7点上学,中午 1点放学,课余时间都留给学生干农活儿。苏权科和比他小一岁的二弟苏利科形影不离,为了能给家人多换些口粮,两人一到下午和节假日就到生产队拉粪车挣工分。他们相互鼓励,彼此慰藉,轮换着磨面、擀面,种地割麦、生火做饭、照看弟妹,什么样的重活儿、累活儿都干过。
        苏权科个子不如苏利科高,但他比弟弟更擅长做饭,负责给全家人做饭。个子小,他就站在板凳上擀面条,这成了苏权科童年生活中最深刻的记忆,他还会做高粱面和白面混搭的花式面点,这样的厨艺至今令他引以为豪。
        苦中寻乐爱看书《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读了无数遍
        “我哥自小有个优点,爱看书,爱思考!”苏利科谈起大哥,眼神中充满着崇拜和尊敬。
        很多人或许难以想象,在苏权科的童年里,拿到一本完整的书阅读是多么困难。“小时候看谁家有书就借来,抓到什么就看什么,看过没头没尾、缺页没角的书太多了!”苏权科说。
        喜欢读书似乎是天性使然,还和艰苦贫穷的生活有关。节衣缩食的生活让苏权科对物质不敢有半点奢望,在日复一日的艰辛劳作中,书籍如同黑暗洞穴中透出的一点点微光,将他的内心世界照亮。
        在禹王庙中学读书时,是苏权科对书籍最痴迷的阶段。他最爱不释手的书籍就是从同学处借来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本书他读了无数遍。书中主人公保尔·柯察金不为命运屈服,战胜自己,创造生命奇迹的故事令苏权科无比震撼,他立志要历练出保尔一样的性格。《卓娅和舒拉的故事》、高尔基的小说《童年》、《在人间》也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苏权科读书达到了如痴如醉的境界。一次,他在同学家偶然看到一本侦探小说,这本书连同页码,被人为剪掉了三分之一,难以阅读。他心疼又好奇地翻看,谁知一翻开书本,就像孩童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瞬间被吸引住了。于是,他将书捧回家连夜阅读,在被精彩内容吸引的同时,也为书籍残缺黯然神伤。他决定省吃俭用买纸张,根据情节发展和合理想象,用几个月时间将这本书的内容誊抄补全。
        苏权科十分珍视这段快乐的读书时光。他甚至经常幻想,能够成为一名农村饲 养员,每天待周围一切回归寂静,舒展筋骨后躺在柔软的草垛上,借助微光捧起书籍阅读。
        高一考上大学考场上因又累又饿竟睡着
        在人们看来,这位酷爱读书、努力拼搏的少年,至少是重点大学的高才生。可对苏权科这样家庭成分不好的孩子来说,读大学、找工作是不敢奢望的,大学通知书竟也稀里糊涂地来到他手中。
        1977年,苏权科到故郡中学念高中,这给家人带来希望。可是天有不测风云,父亲却在跑车时遭遇交通事故,因脑溢血导致半身不遂住院。母亲带着四弟在医院照护,苏利科在农村管三妹,苏权科独自一人住校读书。“那年是我家最困难的日子,大家只能自顾自。”苏权科说,他周内在校刻苦学习,周末要回家磨面、做家务,准备下周要带的馒头,这半年来营养很差,从没吃过菜。可是,生活的打击没能让他丧气,相反他在学业上取得了不俗成绩,以班级第一的好成绩转学到教学质量更好的岐山高级中学就读。
        1978年,老师挑选了成绩优秀的10名高一学生,让他们报名参加高考,并利用三周时间,集体补习高二课程,苏权科是其中之一。
         高考前一天,太阳火辣辣的,正是晾晒麦子的好时候。苏权科吃过午饭后,就来到村子的打麦场,帮家人碾麦子。辛苦了一下午,他回校后没有吃晚饭,倒头就睡。第二天,苏权科起床很早,去地里看书,他还戴着向父亲借来的手表,可是由于第一次使用,竟看错时间,等赶到学校时,考试已经开始。好在老师让他进入考场答卷,又因没吃早饭太饥饿,原本最擅长的数学,他答到三分之二处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没答完卷子,苏权科失去信心。老师鼓励他说,既然已经考不上了,不妨当作练兵,他这才参加了其余的考试。谁也没想到,苏权科竟考了 325分,与重点大学录取分数线仅差 1分,被陕西师范大学宝鸡分校(现为宝鸡文理学院)物理学专业录取,成为全村第一名大学生。
        苏权科说,睡在大学床铺上,想着以后能有工作,总感觉恍恍惚惚,像是做梦般不可思议。
        高店中学任教发奋读书似飞翔的海燕
        因为高二课程基础不牢靠,苏权科大学课程读起来相当吃力。加之第一次从农村来到城市,生活上很不适应,这让他学习压力倍增,失眠是常有的事。
 这时,他时常想起中学最喜爱的诗歌——高尔基的《海燕》,“在苍茫的大海上,狂风卷集着乌云。在乌云和大海之间,海燕像黑色的闪电,在高傲地飞翔……”这首诗,他在心里默念了无数次,还在校园朗诵比赛上深情朗诵。
        这首诗激励着苏权科努力进步,大学时光像采收玉米棒那样充实,他组装收音机、冲洗胶片,找寻知识的乐趣。同学和舍友比他年龄大,他们的新鲜见闻和丰富阅历,令他眼界大开。《红与黑》、黑格尔哲学、雨果名著等图书馆藏书,令他性格坚强、乐观向上。下课时,他时常与同班的哥哥、姐姐一起向老师求教,大一时,身高 1.47米、体重 47公斤的他,挤在人群里显得十分渺小,可他的内心如海燕一般坚强,潜藏着无穷无尽的力量。终于,他自学补上了高中课程,学习成绩从最后几名达到中等水平。
        1982年,大学毕业后,苏权科进入高店中学(现为五丈原高级职业中学)担任物理老师。他知识面广,经常帮同事代其他课程。他上课时旁征博引、亲和力强,学生粉丝有不少。
        教书之余,苏权科还有股使不完的劲儿。刚工作两年,他便萌发了读研究生的 想法。1984年至 1985年,他多方了解北京和西安的院校,决定以第一志愿报考西北工业大学的飞行动力学专业,自学相关书目,并在寒暑假赶赴西安上补习班。
        功夫不负有心人。苏权科的成绩达到西北工业大学研究生录取分数线,无奈心仪专业名额已满,只能被调剂到第二志愿西安公路学院(现为长安大学)公路系,学习桥梁与结构专业。
        导师带路打基础硕士论文填补研究领域空白
        修路桥有啥修的!”苏权科说,刚进入该专业学习时,不少同学因为不了解,对路桥专业存在偏见,认为学路桥出不了人才。
        导师徐光辉教授改变了同学们的想法,还引导苏权科走上桥梁设计和建造的路。苏权科的物理、数学基础知识功底深厚,但缺乏相关工科专业基础。
在教学中,徐教授观察到苏权科存在的短板,出于师者的强烈责任感及心怀培育国家栋梁的使命感,徐教授给苏权科制定了一份专属课程表,上面排满了工科基础课程,除了部分大课以外,不少课程都是一对一的小课。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怀抱着对导师的感恩之情,苏权科很快领悟,打下了坚实的专业基础,继而转向相关课题的研究。在专业学习中,他还得到了校外导师过伯陶及毛瑞祥、杨丙拯等教授的帮助。
        1987年,为完成《三向预应力混凝土结构》课题的硕士论文,苏权科前往清华 大学拜访业界大咖过镇海教授。过镇海教授对他的选题赞赏有加,给予无私帮助,利用两周时间帮他查资料、做实验,推荐相关参考书目,甚至邀请苏权科到门下念博士。
        这篇高水准的硕士论文,解答了桥梁工程中的难题,填补了研究领域空白,让苏权科受到学术界关注,也为他的职业生涯打下基础。
        基层不断锻炼12年成为国内有名的桥梁专家
       1988年毕业后,苏权科顺利进入广东省交通科学研究所工作。初出茅庐,领导把最基础的测量工作分给他做。不少人都说,民工都能干的活儿,却让一个研究生干,是不是屈才了?可这话没能浇灭苏权科的工作热情,他还是毫无怨言,尽力做到最好。
        4个月的基层工作,让苏权科切身体会到路桥民工的不易,磨炼了他的意志。随后,当被转到分析计算的工作时,他厚积薄发,终于找到了施展才华的舞台。苏权科的计算速度远超他人。
        没过几个月,就因他在结构空间分析计算方面的特长而出名,连周边地市兄弟单位都来找他求教。一次,某高速公路上出了紧急质量事故,别人 1个月分析计算不出结果,找到他 5天就完成了。
        1990年,因工作成绩出色,苏权科被提拔为广东省公路工程质量监督站副站长,负责管理全省的桥梁质量。
        汕头海湾大桥是我国第一座大型预应力混凝土悬索桥,造型如一架巨制竖琴,钢索是弦,箱梁为身,以澎湃涛韵为音符,在海湾上弹奏着一曲动人的乐章。1991年,苏权科在该项目中任驻地工程师,经过反复试验研究,苏权科等人得出结论,使用抵御氯盐的混凝土可大大提高桥梁使用寿命,对时下流行的硫酸盐腐蚀的论断提出公开挑战,在业界引发了激烈的讨论。苏权科等人据理力争,最终在该工程上使用了抵抗氯离子能力更强的混凝土。随后,在苏权科任总监代表的台山镇海湾大桥建设中,桥梁防腐蚀材料工艺有了明显提升改造。
        事实证明,苏权科的大胆设想和实践是正确的。 20多年后,汕头海湾大桥抵御住了海水腐蚀,同期按老观点建造的另一座桥梁,却因海水腐蚀严重,经历了数次大修。
        能混凝土建设跨海大桥的相关经验,为解决港珠澳大桥 120年使用寿命难题打下了基础。
        在美丽的海滨城市厦门,海沧大桥线条流畅轻盈,银蓝色的桥体与碧蓝天空交相辉映,看似长虹卧波,宛如玉带横卧在粼粼海面上。每当夜幕降临,桥塔白光如昼,像夏夜里的银河星空,汽车仿佛在夜空中遨游,这场景给市民插上了想象的翅膀,给游人带来了美的享受。
        苏权科喜欢到厦门的海滩散步,每次来到这里,他都会抬头凝望海沧大桥,回忆 1997年至 2000年间,他担任总监副代表时,曾带领团队无数次研究工程方案的情景。
        此后不久,苏权科升任广东省交通科学研究所总工程师,他也因此成为了国内 有影响力的桥梁专家。
        天降大任于斯人世界超级工程担大任
        珠江口外的伶仃洋,烟波浩渺,一望无际。公元1279年,文天祥被俘后曾在此奋笔疾书写下《过零丁洋》,慷慨激昂的文字犹如黄钟大吕,回旋在历史的天空。
        2004年,在这片凝结着国人爱国情怀的伶仃洋上,一项被提起了近20年的“世界超级工程”港珠澳大桥,终于提上议程,进入调研论证阶段。
        天降大任于斯人,修建一座足以铭记史册的桥梁,成为上天赋予苏权科的使命。因为拥有丰富的修建跨海大桥经验,苏权科被粤港澳三地政府选中,委以港珠澳大桥管理局总工程师的重任,全面主持工程建设不同阶段的技术管理和科学试验研究工作。
        怀抱着实现价值、回报祖国的赤子之心,秉持着对人民、对国家负责的信念,苏权科热情地投身这一项伟大工程之中。
        港珠澳大桥由三地政府共同出资,三地设计规范体系不相同,而大桥作为统一的整体,必须执行统一的技术标准以满足三地规范和要求。设计和建造要考虑台风、航运、海事安全、景观、水文环境等多方面因素,在规定的工期内完成工程,这几乎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对此,许多国际上的专家提出质疑。作为科研团队的领导,苏权科却经常鼓励大家要增强信心。他坚信,我国改革开放几十年,装备制造业基础大大提升,人才储备有基础,有修建跨海大桥的经验,具备相应实力。
        三地政府集思广益,国家倾力支持。“港珠澳大桥跨海集群工程建设关键技术研究与示范”被列入国家科技支撑计划项目。该项目由苏权科担任负责人,他既要兼顾设计、基建、土木等各领域,带领技术团队解决技术难题;又要组织协调,听取各方面意见制定方案,还要给团队工程师加油打气,凝聚人心。
        筹备7年,施工7年,苏权科先后组织开展了80余项专题研究工作。为了能够编制出适合的技术标准体系、科研规划纲要、设计咨询管理办法、质量管理方案,苏权科飞赴世界各地拜访世界级领军人物,观摩了上百座名桥;组织审查了几十万张图纸,反复论证修改了几百本设计施工方案。施工中,他和团队工作人员严把质量关,敦促几十家同时施工的单位紧密配合,避免延误工期。
         2017年,这条集桥、岛、隧道为一体、全长55公里的港珠澳大桥即将完工。建成后,它将是世界上最长的跨海大桥,珠海、香港、澳门的行程将缩短到30分钟,进一步带动港珠澳经济、文化、旅游圈的形成。
        为这座桥默默付出14年的苏权科,与家人聚少离多。直到前不久深海隧道对接完成,他才缓缓地吁了口气。赶周六回到宝鸡,给77岁的老母亲过生日,而周日下午1时30分,他又飞赴北京,参加第一届世界交通运输大会。
        临行时,他不断勉励记者说,无论做什么行业,都要吃苦耐劳、不怕困难、坚持不懈,怀抱行业抱负和家国情怀,相信自己有能力把国家建设得更好。只要努力,就一定会成功!
【投稿】和谐中国网
  邮箱:731590068@QQ.com
  微信:131 414 57599

责任编辑: 印光故里李耀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