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娜母亲讲述:14岁时父亲去世李娜一夜长大
发表时间: 2011-06-21来源: 综合

 

      2011年6月4日,在法国巴黎傍晚的金色阳光中,李娜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大满贯女单冠军。从21年前第一次手握网球拍开始,李娜一路走来,跌宕起伏,挽救了一个又一个赛末点,最终手捧法网女单冠军奖杯、登上埃菲尔铁塔的塔尖,光芒万丈。

      这是一个百感交集的时刻,然而29岁的李娜却忍住了眼泪,泪水仅仅是在她的眼眶中稍纵即逝。她的妈妈李艳萍说,自己一点也不意外。1996年,李娜14岁时,父亲李盛鹏因病去世,李艳萍都没看见自己的女儿悲伤地流泪,“她可能是想安慰我。”

     不过,李艳萍看到过李娜好几次在背地里流泪。

     这是李娜生命中的第一个赛末点。

     6月中旬,记者前往武汉,采访了李艳萍、李娜的启蒙教练夏溪瑶、湖北省网球队教练潘兵,走访了李娜曾就读的华中科技大学。记者发现,在李娜坎坷的网球之路上,她遇到了好几个赛末点,但凭借着一股劲,李娜均涉险过关,一直到现在成为中国和亚洲的骄傲。

     有一次上午训练完,李娜被教练罚跑圈。李娜午饭都没吃就在那儿跑,一直跑到她们队友午睡起来她还在跑。整个过程中,没有人监督她是不是跑完了教练规定的圈数,但她就是这么一个认准死理不回头的人。

     从小,李娜身上的那股劲就是出了名的。有一次和同队的小伙伴玩捉迷藏,结果蒙着眼睛的李娜从二楼摔了下去。但是她回家后也不吱声,直到晚上妈妈给她洗脚时疼得叫了起来,才告以实情。

     李艳萍很心疼,她决定不让李娜再去练球了。结果过了两天,李娜趁妈妈不在家的时候,央求爸爸带自己去体校,她当时说就是去场边上看看,绝对不打球。李盛鹏拗过不过李娜,带她去了。结果李娜一到网球场边就变了脸,把李盛鹏一个人赶回家,自己就呆在队里不走了。

     名字解释

     赛末点(Match point),也叫赛点。是指在一场比赛中,领先的一方球员再赢得一分即可获胜的情况。

     5岁半开始练羽毛球

     ……

     那时网球拍都没见过

     1982年出生的李娜,第一次走上网球场是在原来的汉口新华路体育场业余体校,这个地方现在升级为汉口新华中心湖北省网校。当时李娜只有8岁不到,还在读小学一年级。

     发现李娜的是夏溪瑶教练,她当时在业余体校教网球。那时候,夏溪瑶一直在寻找1980-1982年龄段的网球苗子。夏溪瑶的网球训练场在中山公园,与李娜当时练羽毛球的场地只隔了一道墙。

     李娜出生在一个有着体育传统的家庭,爷爷李龙立是汉口宝善街中学的体育老师,父亲李盛鹏从小打羽毛球,还曾进入过湖北省羽毛球队。5岁半的李娜被送到新华路业余体校,在教练林书慧的指导下练习羽毛球。

     有一天,夏溪瑶到羽毛球训练场找到林书慧,希望后者介绍几个能打网球的好苗子。当时,林书慧介绍了3个队员,而夏溪瑶第一眼就看中了李娜,“看上去这个孩子身体比较壮一点,虽然年龄不大,但练了两年羽毛球,肌肉比一般孩子好一点。”

     当时夏溪瑶问李娜:“你叫什么名字?”李娜很大方地说:“我叫李娜。”夏溪瑶随后让李娜在羽毛球场上左右移动一下,李娜的表现让夏溪瑶大喜过望,她立即问李娜,“愿不愿意打网球?”听到夏溪瑶的话,李娜心里犯了嘀咕:“什么是网球?”在那个时候,李娜连网球拍都没见过。

     第二天,在父母的带领下,李娜一家和夏溪瑶见了面。夏溪瑶给李娜的父母分析说:“羽毛球运动员的个子都比较细长,但李娜身材比较宽一点,她腿的肌肉也比较扎实,我想她打网球的前景可能要好一点。”

     8岁不到转练网球

     ……

     她把盒饭捂在被子里

     就这样,李娜在8岁不到的时候走上了无法回头的网球之路。

     这是一个艰难的开始。

     在夏溪瑶的手下,李娜是当时年龄最小的队员。夏溪瑶告诉李娜,“如果你想留下来,甚至晋升到重点班,你必须打败这些大姐姐。”

     李娜铆足了劲。由于年纪小,训练又辛苦,不少孩子在训练时会找出各种理由偷偷懒。他们惯用的招数是训练的时候请假上厕所,或者是到场边磨磨蹭蹭地喝水,但李娜绝不会是其中之一。

     在业余体校期间,除了训练比赛用球之外,包括球拍、球衣都需要队员自己购买。此外,队员还需要支付每个月10块钱的训练费,如果进了重点班,由于要在体校吃住,训练费会上涨到40元/月。对于在长江金属制品厂和武汉长江轮船公司工作的李娜父母而言,这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他们当时一个月的收入也只有100多元钱。

     除了钱之外,全家人的精力也围绕着李娜转。在新华路业余体校,刚开始打球的初级班孩子都是“走训”。每天,李盛鹏骑自行车接送李娜,风雨无阻。有一年武汉下大雪冰封路面,自行车骑不了、公汽也停了摆,父女俩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了3站路才赶到体育场,训练完,又一步一步走回家。

     很快,李娜进了重点班,住进集体宿舍。接送的任务轻了,但照看女儿的任务更重。每天下班,李艳萍先回家把一家人的饭做好,然后骑车赶到体育场,等女儿晚上七八点训练完,招呼她洗澡吃饭做作业,总要到晚上9点多才能安顿女儿睡下。

     那时体校条件差,宿舍是大通间,住十几个人。夏天蚊子多,孩子们睡在厚厚的蚊帐里,仅靠两只破吊扇驱走暑气;冬天更难,天黑得早,训练场没灯,为赶在天黑前尽量多练,训练到一半的李娜她们赶在5点半食堂开饭时,一手拿饭盒一手提开水瓶,飞奔到食堂,打回来的盒饭得先捂在被子里保温,等天黑透了训练结束时才能吃上……

     9岁时贪看电视

     ………

     她第一次挨妈妈打

     李娜虽然从小就很听话,但她还是挨过妈妈的打。回忆起这件事,李艳萍至今无法释怀,她说尽管这是她惟一一次打李娜。

     1991年,李娜一家原来住的地方拆迁,他们就搬到奶奶家住。奶奶的房子也不大,李娜一家只能暂时挤在客厅里。一个星期天,由于第二天李娜要参加学校的考试,李艳萍就催促女儿复习功课。但是李娜央求说,把最后一点电视节目看完就复习。

     李艳萍说自己当时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大的火,她非要李娜马上复习功课,但是李娜不听。李艳萍没有多说,一把将李娜按到床上打屁股。李艳萍当时下手很重,李娜第二天去参加考试,坐在板凳上屁股都是痛的。那一次,李娜考了90多分。李娜后来进了专业队才向李艳萍“抱怨”:“妈妈真是狠心啊。”

     现在回想起来,李艳萍说:“我真的蛮过不得,一想李娜本来那么听话,我怎么忍心啊?未必只差看电视的那几分钟复习?我当时没意识到,但她越是乖,越是有成绩的时候,我就越想到自己太不该、太不该了。我太内疚了,觉得太对不起这个娃儿了。她这么自觉,这样要求上进,我还这个样子对她。”

     12岁时入选省队

     ………

     余丽桥教练慧眼识金

     在李娜的家里收藏着一张奖状,那是1989年“六一儿童节”的时候,武汉市硚口区教育委员会颁发给李娜的“区三好生”奖状。李艳萍说,李娜小学的成绩是中上水平,“由于练球,她的成绩肯定要耽误一些。读小学的时候,别人下午要上4堂课,李娜最多上两堂课,然后就要到体校去打球。”

     读书和打球之间的矛盾每逢考试的时候就会让李娜父母纠结一次。为此,李艳萍去过学校很多次。老师告诉李艳萍,“你不要让李娜打球了,李娜学习还可以,让她专心读书。”

     李艳萍很矛盾。12岁时,李娜被金牌教练余丽桥选入省队。进专业队之前要集训一个阶段选拔队员,如李娜没被选上,她想回头再读书,学校都不知道落到哪里去了。幸好李娜遇到了余丽桥这样一个责任心很强的教练,李艳萍回忆说,余丽桥是论人才,不论钱财,“当时进专业队选拔的4个队员,其他3个家庭条件都比我们好,有的甚至是个体户,惟独我们家里父母都是工人,是最普通不过的家庭。作为余指导,她有权选择哪个队员留下,她最终选择了李娜。”

     13岁时外出参赛

    ………

     请客用光零花钱

     13岁时,夏溪瑶带着李娜和队员到辽宁参赛后,李娜找到夏溪瑶说,她想给妈妈买点东西带回去作纪念。李娜的想法让夏溪瑶大吃一惊,“这么小的小孩儿,出门在外还一直惦记着妈妈。”最后,夏溪瑶陪着李娜,在驻地附近的地摊上给李艳萍买了一个蝴蝶模样的发夹。

     还是在那次外出比赛,一行人回到了武汉火车站。到站后,李娜第一个冲下火车,回来的时候给教练、队友、队友的家长每人买了一瓶可乐。

     让夏溪瑶记忆犹新的还是随后发生的事。一行人回到体校后各自回家,由于天色较晚,夏溪瑶担心李娜一个人不安全,就叮嘱李娜说让她打车回家。但李娜一再说没事,自己走路回家就好了。在夏溪瑶的一再追问下,李娜才吐出实情,原来她把身上本来就不多的零花钱都拿出来请大家喝可乐了,自己反而需要走路回家。

    14岁时父亲去世

     …………

     李娜一夜长大

     李娜在网球路上越走越顺,但1996年,父亲因先天性血管狭窄去世,这是巨大的打击。

     1993年,李娜的爸爸住院时,他托人给夏溪瑶交去一封信:“夏指导,由于自己身体不好,已住院两个月了,这期间一直没时间来看李娜训练,更不知道她近来表现怎样?李娜只当是您的姑娘一样,不对的地方狠狠地教育。你对她严厉,即使你打她,我也不怪你。我只希望在她的身上实现我没有实现的愿望。孩子就拜托您了!”

     直到2001年,时隔8年后,为了鼓励因为伤病想放弃的李娜参加全运会,夏溪瑶将那封保存多年的信给李娜看,李娜当场看得泪流满面。夏溪瑶说,“你爸爸不在了,但他要在你身上实现自己的愿望。你的目标就是能走多远就走多远,现在是你最棒的时候,即使有伤,能顶住的话就要咬牙坚持打。孩子真的把这句话听进去了。”

     父亲的去世让李娜一夜长大。当时,李盛鹏病重期间,家里找亲戚朋友借了3万元钱。李艳萍回忆说,“当时我们单位效益不好,看病全部是自己垫付,我们只能四处借钱,只要借得到的都去借。后来她爸爸没治好,医生说这个病也不好治,当时医学不发达,这种病在中国蛮罕见的。当时李娜告诉我,‘妈妈,你不着急,以后我来还。’最后真的是靠李娜挣工资、奖金,把这笔钱还完了。”

     李娜从1996年12月开始参加工作、领工资,她随后一直把工资卡交给李艳萍保管。

责任编辑: 和谐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