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秋芳:一中往事
发表时间: 2021-10-17来源: 和谐中国网
一中往事
党秋芳
 
      韩城矿务局第一中学,是我曾经工作和生活过16年的地方。它始建于1984年,原隶属于国家煤炭部直属的大型煤炭企业———韩城矿务局,是当时全国煤炭系统非常有名的一所重点中学。2007年,根据国家相关政策,韩城矿务局第一中学被移交韩城市教育局管理,更名为韩城市象山中学苏山分校。2017年,韩城矿务局第一中学被撤校分流,如今已不复存在。虽然如此,但我曾经工作和生活过的那段日子却永远难以忘怀。一中的那些人,那些事时常浮现在我眼前,历久弥新,让我感动不已!   
      (一)优美舒适的教学、生活环境
      韩城矿务局第一中学位于韩城市姚庄村西苏山脚下。1988年6月,按照当时师范院校毕业统一分配的原则,我荣幸加入到韩局一中教师队伍并成为其中的一员,颇感兴奋和激动,因为当时师范院校的毕业生能够被分配至企业学校是一件非常荣耀的事。
      1988年的韩局一中,名师荟萃,教学设备先进,生活和居住环境舒适优雅,是一个令人向往的工作地方。教师队伍中有全矿区乃至全韩城教育系统中最优秀的,或是知名的师范院校的优秀毕业生。语文老师马录祥、候胜天、党康琪; 数学老师丁怀成、王永利、徐崇军;  英语老师吴培鸿、郑都喜 、程欢英;物理老师李航、郭百让、薛怀清;  化学老师樊建章、马忠宽、郭建龙;  生物老师刘广学、王社花; 历史老师吴乃学、高波;  地理老师师远航;  政治老师杨振雷、王汉亭、王希强都是誉满韩城或者渭北高原的韩城教育界的翘楚。
      在80年代初,韩城矿务局一中就拥有当时比较先进的电影放映机、幻灯机、录像机、摄像机及各类教学设备。有计算机室、语言实验室、有藏书量非常多的读书室和阅览室等。教学设施和设备是当时最先进、最为完善和齐备的。步入校园,迎面映入眼帘的是鲜花盛开的中心小花坛和拾级而上巍峨高耸的教学楼。教学楼左边是一排长长的花廊,每年春季,紫色繁茂的桐花挂满枝头,极为引人注目。再左边,是绿树成荫,被依依翠柳包围着的宽大操场。烈日炎炎的夏季,很多同学在清晨来到树下读书,朗朗的书声回荡在校园上空。教学楼的右边是行政办公楼。楼与楼之间种有银杏树,桂花树和无花果树。每逢秋季来临,银杏树叶金黄,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桂花飘香,沁人心脾。校门口中心花坛的右边是长满了爬山虎绿植的女教工宿舍和女生楼。中心花坛的左边,是一条长长的小径,两边栽种了非常名贵的白玉兰树,松树和各种花草。路的尽头分别是男生宿舍楼和饭堂。除了校园外观美观大气漂亮以外,室内的设备也是一流的。课室明窗净几,配有8个明亮的棒管白炽灯,4个吊扇,和宿舍一样装有暖气设备。寒冬腊月,当室外银装素裹洁白一片时,师生可以免受寒冷之苦,聚精会神地上课或听课。这在当时是非常超前的,足可以看出韩城矿务局领导对于学校,尤其是对于韩城矿务局一中的重视程度。诚如张益民局长在教师节慰问教师时所言:科技发展,教育先行!教育质量要提高,我们要想办法提高教师的福利待遇和提高办学条件,我们要把矿务局第一中学办成一所高质量、高水平、让矿区职工甚至地方百姓放心满意的先进学校、为矿区和地方教育事业的发展做出巨大贡献!由于局领导的远见卓识,以及各级领导的重视、关心和支持,一中有着软硬件都较为得天独厚的教学生活环境,为教职员工和学生提供了优越的工作、学习和生活环境。
      (二)管理有方、平易近人的领导
      我在韩局一中任教的16年期间,历任校长分别为:丁怀成、李治和、薛景贵、陈永民、王永利、候胜天、赵立民及郭百让。这些校长的教学及管理各有所长,各具特色,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平易近人。
      有几件事至今记忆犹新。当时是候胜天老师担任校长。2000年10月,学校的一位年轻老师王敏临近预产期,她的爱人在军校军训,难以提前回家。韩局一中距离医院比较远,交通不很便利,王敏老师的妈妈非常担心女儿半夜生产,找车会非常麻烦。候校长得知情况后,多方联系并打电话给医院妇产科,帮忙让王老师提前办理入院手续,又安排学校的校车司机李师傅留意王老师的电话方便半夜送王老师去医院。事后,王老师的妈妈非常感激地说:“你们学校的领导太好啦,把每个老师当亲人看!”
      还有一位年轻老师高红,老家在咸阳。他打算在学校举行婚礼,候校长特意叮嘱工会负责人安排好同事帮助高老师布置好婚房,并帮助高老师预订了矿务局招待所的酒店。高老师的父母远道而来,看到布置得焕然一新喜庆祥和的房间,听着儿子讲述学校领导及各位老师帮助自己的很多事情细节,激动得流下泪水!
      还有一件事我和我爱人终生难忘。2001年4月,我爱人的祖母仙逝。当时我们两个都在高三任教,临近高考,复习任务紧张繁忙,我们请假回家的话,会耽误教学进度。但生死大事,不能不重视。我爱人去候校长办公室请假,候校长即刻答应并说:“百善孝为先,你回去是应该的。考虑到高考实际情况,你看这样行不行:你先回,帮助家里打理好老人的安葬事宜。周末安葬日,让党老师带我们去你家一起吊唁老人,送完老人后,顺便带你们两个一起返校!”
      如此周到细致的安排,我爱人的感激之情无法言说!
      按照蒲城当地的习俗,老人出殡必须在早上9点之前。周日一大早,候胜天校长、郭百让副校长,程欢英副校长,连同司机李师傅和我五人,凌晨5点半从学校出发,驱车150多公里前往蒲城我爱人的老家,去为我们的老祖母送葬,并代表学校送去纪念牌匾和慰问金!
      返校的路上,我看见年愈半百的三位校长都困得东倒西歪昏昏欲睡的样子,感激的泪水悄然滑落!
      在韩局一中16年,像候校长这样关爱同事平易近人的例子不胜枚举。感谢所有的领导,让我们有一种归属感,让我们的工作环境轻松愉快!   
      (三)奋发向上、团结友爱的集体
      韩城矿务局一中的老师来自不同地方,在长期相处的过程中,形成了团结友爱互助合作的良好氛围,成为一个充满活力奋发向上的团体。王永杰老师多年任政教主任,由于长期受过军营生活的熏陶,他主管政教尽职尽责,为一中学生保证良好的学习生活秩序而撑起半壁江山。他对于班主任的管理责任明确,规则细致,班主任有章可依,有规可寻,加之大家共同交流,探讨管理经验和方法,因而班级管理工作变得较为简单轻松,这极大地促进了年轻教师对于班级的管理能力,丰富了管理经验,有效地保证了教学有纪律有秩序地进行,为教学质量的稳步提高做出很大贡献。王主任对学生要求非常严格,早上列队出操,口号声整齐洪亮,步调一致;晚上睡觉前必检查学生按时熄灯,按时休息,做到悄无声息。
      王主任以严格要求而出名,所以学生背后以“王老虎”而称之。据说,学生最怕也最佩服他的是:每天早上,尤其是数九寒天,天刚灰蒙蒙亮,如果你快要迟到了,王主任一定会直呼其名,无论你是那个年级,那个班,也无论你是男生,还是女生,他一定会站在教学楼入口处用如雷般洪亮的声音叫你“跑步前进”;如果你真的迟到了,他一定会两眼如炬,盯得你如履薄冰,心惊胆战。他将全校数千名学生所在的班级,姓名都记得非常清楚,甚至在浓雾弥漫的清晨亦或灯光朦胧的夜幕下,他也能从你的背影辨认出你是谁。如果你犯错误,他就会及时地严肃地真诚地提出批评,然后对你进行思想教育,直到你认识错误并改正为止。就是这样的一个管理者,赢得很多学生的掌声、信赖和感激之情,他们也认为“王老虎”不是虎,而是充满“侠骨柔情”的长者。
韩局一中,除了过硬的政教班主任群体外,老教师在教学方面的“传帮带”也在年轻教师成长的过程中起到了极大的作用。印象最深的有党康琪老师和薛怀清老师。
      党康琪老师是韩城颇负盛名的名师和学者。他出身于书香门第,据说其父亲学识渊博,四书五经中的许多名篇直至80多岁还能倒背如流。党老师受其父亲及家族许多文人影响,对历史、文学、地方民风民俗很感兴趣并有很深的研究和造诣,先后书写了许多有关党家村及韩城市的历史、人物、建筑、民俗、家风、家训等研究性论文和散文,出版了散文集《党家人说党家村》《党家人说党家村续集》、长篇小说《党家圪崂》等专著。党老师德高望重,教学上精益求精,深受所有老师的尊重和学生的爱戴。他担任科组长,对工作认真负责,积极主动在各个方面帮助青年教师成长和发展,是大家公认的智者、导师和学者。而他所带领的语文科组成员也是连年成绩优异,每年高考遥遥领先。
      党康琪老师不仅仅关心爱护每一个组员,而且对其他同事也尽力帮助。 记得2000年9月份的开学典礼上,我有幸被指定作为教师代表在大会上发言。作为英语老师,我唯恐自己写的发言稿出现差错惹出笑话,所以提前几天就提笔写好文章让党老师过目帮我修改。党老师非常热心,先后三次认真阅读我的短文,然后从文章的长度、结构的严谨性、语言措辞的准确性、甚至长短句的合理运用,标点符号的误用等方面逐条逐字给我指出我文章中存在的问题让我自己修改,而且告诉我发言时,演讲的一般语速最好控制在100-140字,开大会发言,一般有思考,不是照本宣科,所以以每分钟200-250字为宜。如此耐心细致的纠错、循循善诱的指导,使我受益匪浅,促使我在以后的工作中不敢有丝毫马虎,力求做到认真、严谨、求实、有效!
      薛怀清老师任物理科组长,他对年轻教师的严格要求是出了名的。他要求新进校的青年教师必须在第一年天天去听每位有经验的老教师的课,然后科组会上交流发言,让青年教师总结自己每节课的成功和需要改进之处,促进青年教师教学能力的提高。无论是在平时的教学中,还是教研活动中,亦或在教学技能大赛中,他都一如既往,一腔热情,对年轻人进行认真的指导,悉心的帮助和强力的支持,让他们尽快能承担高三的教学任务,实行大循环,成为优秀的业务能力比较强的青年才俊。
      我所在的英语科组更是一个团结友爱勇于创新的团队。郑都喜老师是一个标准的澄城老大哥,为人随和,教学风格严谨,成绩极为突出,从普通教师做到校党委书记,一直是大家的知心朋友。他是我们好多年轻教师的活字典,语法方面的权威,教学方面的楷模!刚进一中听他的课,非常佩服他不用打开教科书就可以告诉学生打开第几页,从第几行读到第几行,教科书全部装在他的肚子里!程欢英老师被大家称为“程先生”、“程教授”、“程校长”、“大家都欢迎”。他风趣幽默,上课总是让人感到轻松愉快,忍俊不止。他从农村“公分”教师做起,通过自学考试修完大专、本科的全部课程,后来又在山西师范大学上完研究生,以优异的成绩毕业,成为众多年轻教师学习的榜样。从民办教师到矿务局一中的副校长,一路艰辛,一路高歌,是天生的乐天派。他机智灵活,用自己独特的教学方法培养学生的自学能力,阅读能力和做题能力,考试中永远立于不败之地。80年代末,程欢英老师开启了韩城市教师自己编写《高中英语同步训练》书的先河,郑都喜老师紧随其后,他们所编写的资料由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畅销陕西全省甚至外省。胡绎宏,帅气阳光,是我们的科组长,是绝大多数同学心目中的偶像。他标准纯正的美式英语,地道的发音,抑扬顿挫的语调,格外吸引学生的注意力。他是偶像派和实力派的完美结合,也是科组的开心果。其他同事,像高雅精致的张娟、足智多谋的成建仓、沉稳成熟的樊俊清、温文尔雅的孟军平、活泼可爱的孙灵霞、端庄大方的马淑华、英俊潇洒的高育民等老师都各有所长,具有各自的魅力,在胡绎宏科组长的带领下,统考和高考在韩城矿务局、韩城市都名列前茅,在全国煤炭系统的高中教学中屡创佳绩,几乎每年被评为先进科组。许多同事所撰写的论文在全国大赛中多次获奖,所带的学生在全国英语能力大赛和口语大赛中获得非常优异的成绩!        
      (四)显著骄人的教学成绩和教科研成果
      80年代初,韩局一中的师资力量比较雄厚,教师中大学本科毕业率达到百分之八十以上,与地方学校相比,几乎超出一半;1984年建校以来,韩城矿务局一中人才辈出,教学成绩优异,教育教学科研成果显著,高考升学率一直处于韩城市前列。据相关数据统计,从1988年我参加工作开始至2004年我工作调动离开韩局一中为至,文理外状元中有27位同学出自韩局一中,几乎占了韩城市状元总数的一半。其中有薛艳、高晓生、王乐、苏晨、郑薇、王红云、郭倩、郭小雪等同学,他们分别被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上海交大,北二外等名校录取;学科竞赛方面每一年也捷报频传,优秀学生层出不穷;体育竞赛和其他各类竞赛和活动中,很多学生也出类拔萃,为韩局一中赢得良好声誉。
      韩局一中也因优秀的教科研成果而出名。教师中著书立说,撰写教育教学论文,专业论文,及参加市、省及全国各类教育部门组织的竞赛活动蔚然成风。除了党康琪、程欢英、郑都喜、吴乃学(作品《韩塬狂飙》)出版专著之外,还涌现出像张会生,周勤翀,张向玉等年轻作者,他们在《陕西师大学报》、《数学通讯》、《中小学学习报》、《中学化学》、《中学历史》等有名期刊和报纸上发表各类论文数百篇。记得张会生老师一年之内就发表过将近20余篇有关数学学科类教学的文章。在激烈的赛教活动中,张晓琴、张向玉、孙永善、王敏等老师荣获省级教学能手,候胜天被评为省级优秀班主任。在局一中优良的环境熏陶下,很多教师成为名师。这些人中有贾振云、郭林星,樊凯民、王文芳、张正民、李强、焦晓东等,他们后来都成为韩局一中的中坚力量和骨干,部分老师以后都陆续走上领导岗位。还有的老师像贾孟喜、张会生、陈仁杰、焦润潮、房双喜、张晓琴、安都斌、王敏、张芳玲、周勤翀、薛爱芳等通过自我提升或者激烈的竞聘涌入广州、上海、西安等大城市的名校或单位。虽然他们现在散落在祖国天南海北的各个地方,但他们都兢兢业业,勇挑重担,乐于奉献,成为受单位欢迎的好领导、好教师。
      (五)温馨和谐的大家庭氛围
      韩局一中的工会组织是名符其实为教职工服务的好组织。他们急老师所急,想老师所想,极力为大家做好各项工作。师远航老师及后来的贾振云老师做工会主席时,他们号召组织了各类文体活动,丰富了大家的业余生活,增强了团队的凝聚力,加深了同志之间的情谊。以体育组张震、况建军、薛富华三位老师牵头组织的竞赛活动丰富多彩。他们组织的校篮球队,羽毛球队,曾屡次在矿区组织的几十个单位比赛中荣获前三名,其中以“铁娘子”薛富华为首的女篮队打遍全局无敌手,闻名于全矿区的数百公里。其中的女队员有赵淑芬、郭烈珍、杨建华、王文芳、张芳玲、秦小梅、张晓琴等。
      韩局一中80年代有两栋家属楼,一栋是和韩城矿务局机电总厂排在一起的四号楼,还有一栋是新建的家属楼。教职工居住相对集中,左邻右舍楼上楼下,都是同一学校的教职员工和家属。相处日久,大家关系甚为融洽和谐,其中包括许多老师的爱人和家属。
樊建章老师的爱人是一个非常乐于助人的热心肠老人。我称呼她为樊婶。她善良勤劳,为人质朴真诚。我们很多年轻人都得到过她的帮助。樊老师和樊婶将自己家的煤棚改造成厨房,里边备有蒸馍的大锅和案板等厨房用具供大家使用,她时常让我、张向玉、王文芳、郭烈珍等年轻人发好面,将面盆端下去送给她就好啦!到我们下班回家,她已经给我们蒸好馒头晾在大箩筐里。夏天天热,北方人喜欢吃凉皮,她会帮我们蒸好凉皮并切好放整齐等着我们去带回家。局一中新楼和机电总厂之间有一块闲置的空地,她修整了一块,四季种有各种蔬菜,分享给大家。在菜园的周围,栽种了好几颗香椿树,种植了艾草等,每年春季,我们都可以吃到她送的香椿,每年端午节,楼上楼下的住户门口都会挂上她为我们准备好的艾草驱邪保安康。她早上做点小生意———卖豆腐脑,我们时常有急事时将孩子放在她那里,她既照顾孩子吃豆腐脑,又帮忙照看孩子。
      还有一位是程欢英老师的爱人钟惠茹。我们一家三口是他们家的常客。我和爱人称呼她为嫂子。她非常聪慧能干,里里外外都是一把好手。只要她做了好吃的饺子、拉面、蒸了包子和花卷、淹了酱菜和黄瓜,香椿和咸菜,我们都会有一份。她从老家回来,玉米面,苞谷糁、各种豆类也免不了送给我们一些。她和樊婶一样,也开辟了一块“自留地”,把收获的蔬菜分享给大家。夏天,她时常和樊婶一起帮我们蒸馒头,蒸凉皮,甚至将黄瓜,韭菜洗好送给我们吃凉皮时用。我做班主任时,有时下午忙完回家晚点,听到我上楼的脚步声,嫂子会端着一盆苞谷糁或者小米米汤,或者做好的饭菜让我端回家全家去吃。
      韩局一中像樊婶、程嫂这样善良纯朴的女性比较多。丁怀成校长的爱人、王希强老师的爱人、范均升老师的爱人、王永杰老师的爱人、王武平老师的爱人、郑都喜老师的爱人、张正民老师的爱人等等,她们都尽各自所能,给年轻老师提供诸多方便和帮助。她们虽不是一中职工,但却融入一中大集体中,成为大家庭中的一员!
还有一事值得一提。韩局一中的教师在团结友爱,互帮互助方面做得非常好。无论那一个教师,只要家里有红白喜事,大家都会积极参与其中,送去关切、问候或者祝福。有一个不成文的习俗,只要那位老师的孩子考上大学,几乎全校的百余位老师都会去祝贺道喜,有的老师还带着孩子,让他们充分地感受成功的喜悦,激励下一代刻苦努力,力争做一个有出息的人。在如此崇尚知识重视子女教育的校园里,韩局一中原来的教师队伍中,其子女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都考入一类本科名高校,还有很多考上研究生、博士生。
      时光匆匆而过,岁月无情无声。如今,我已经退休一年。回想曾经工作和生活过16年的那段日子,那个地方,我感到无比幸福和开心,同时也为韩局矿务局第一中学的失去而难过和痛心。韩局一中曾经拥有的辉煌已成过去,但韩局一中的那些人、那些事却永远铭刻在我脑海里,使我时时念想,时时充满感恩和感激之情!感恩所有的遇见和美好,韩局一中在我心中永存!                       
                            2021年10月15日
 
责任编辑: 和谐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