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淑君:梦
发表时间: 2021-10-18来源: 和谐中国网

同淑君

 
        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佛洛伊德说:“梦中唤起的痛苦感情,正是为了阻止我们提及或者讨论那些痛苦的事情。”也许梦有两种,一是担心的不希望发生的事情,二是心里所向往的希望美梦成真的事情。
        小时候,常做一些梦: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周围竟然有非常可怕的蛇虫等,让人毛骨悚然。也有走着走着,眼前的道路裂开了,身边的平地也变成了一道又一道的深谷;有时会梦到身后有虎狼追赶,眼前又是万丈深渊,无从跨越,无路可走……梦醒之后,心悸不已,直到清楚地听到寂静的夜间虫鸣风声,依稀看到周围一切都正常时,才明白那些可怕的情形只是一场梦而已。
        至于缘起,当然是因为天生的对蛇虫的畏惧。至于道路开裂等,则是知道了地球会发生地震、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特别是1976年5月,云南西部先后发生两次强烈地震。9个县遭到损失,死伤2000多人,不少房屋倒塌。两个月后的7月28日凌晨,河北唐山突然发生7.8级强地震,城市被夷为一片废墟,死亡24.2万人,重伤16.4万余人,轻伤不计其数。当时村子里有个人在西安工作,大地震时他恰好在唐山出差,据说他有一把手电筒,能够幸运地逃过一劫。更为可怕的是,广播里天天说我们这里也有可能发生地震,让大家预防。
      有一次,刚睡着不久,突然有人喊:“地震了!”我迷迷糊糊往外跑,随手抓了一件外套往身上穿,不知怎么回事,外套无论如何都穿不上。到了巷子里,我还在穿衣服,邻居的大娘看着我说:“你这孩子,你把外套拿颠倒了,领子朝下,怎么能穿上呢?”大娘说着,帮我把外套颠倒过来,又帮我穿好。只记得那是秋天的晚上,月光朦胧,有点清冷。但是大娘对我说的话,帮我穿衣服的过程,还有那时心里有一种惊慌失措之后有些许踏实的感觉,却依然记得清清楚楚。

      如此反反复复几次,大队部终于下令,以后不准在家里睡觉,如果半夜地震,多危险啊!要大家晚上睡在巷子里或田间地头预防地震。于是有人就想出了办法,用包谷杆搭成小棚子,不出一两天,每家每户都搭建好了自己的棚子,人口多的家庭还搭了两三个棚子。
        晚上住防震棚的日子,我们这群小孩子最开心了。以前晚上串门,大人还管着,现在则管不住了。几个孩子从一个棚子串到另外一个棚子,兴奋地看谁家的棚子大,谁家的棚子布置的好,觉得很新鲜很好奇。可是,没过几天,就传来了一个可怕的消息:邻村晚上有大人不在,只有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在棚子里睡觉,不知怎么搞的,点在防震棚里的马灯着火了,那种用包谷杆搭成的防震棚,哪里能见半点火星呢?等到人们赶去救火,那个可怜的小男孩已经被活活的烧死了。从那以后,大人都小心翼翼,对小孩子严加看管,我们再也不能随意东跑西串了。再到后来,天气渐冷,棚子里的跳蚤又多,有些人不愿意住在棚子里,渐渐地人们陆续地搬回家里住。而防震的事也没有人议论,不了而了之。
      防震的事情虽然结束了,可怕的梦却在持续:我正在走路的时候,突然脚下的路裂开了……
 
       后来,经常做有关考试的梦,考试卷上的试题不会做,考试成绩惨不忍睹。甚至在工作之后,有时还会梦见自己正在高考,高考失利,又得重新读书或者从此不能再读书。还好这样的梦不是很多,持续的时间也不是很长。
       当然,最为悲伤、最为纠结、最是刻骨铭心的梦,是大二那年知道二姐去世消息之后。从那时起,大约有七八年或者十多年,我总是反复梦到有关二姐的事情。
       那一段时间,应该是我人生中最艰难的岁月。
      那一段时间,正好是家里的多事之秋。父母先后生病。常言道:“什么是幸福?幸福就是家里没有病人,牢里没有犯人。”自古至今,老百姓对美好生活的愿望其实不是那么高。可是,在我家,父母生病就让一个普通的农家陷入了困顿。父亲身体一向就弱,田间耕作的体力活基本上做不了,一直是母亲在支撑着这个家。可是,自从我上高中后,母亲就得了高血压,医生说不能劳累,要按时吃药。但是这两点母亲都做不到。从拂晓起床,到半夜三更,对母亲来说,一天的时间恨不得变成两天来干活。母亲去世后,对门的大叔说:“你妈妈太勤快了,太能干了,就连她平时走路都是小跑着呢!”听到这些话,我泪流满面。是啊!母亲连走路都是小跑着,家里里里外外的活太多了!至于吃药,更是不可能,家里哪有钱买药呢?
        可是血肉之躯的人毕竟不是钢铁之身,母亲辛勤劳作,超负荷运转,是透支身体健康作为代价的。血压还在升高,母亲一次又一次生病,直到我上大二那年五月的一个早晨,母亲因为脑梗摔倒在地,治疗的结果,命是保住了,可是母亲变成了半身不遂,从此生活不能自理!
       上世纪的八十年代,大学生被称为“天之骄子”,谁家要是有一个孩子考上大学,那不仅是全家,甚至亲朋好友都有了炫耀的资本了。我们家考上了两个大学生,却没有炫耀的心情,因为我和姐姐上大学的费用是母亲最头疼的事情。现在作为家里主要劳力的母亲生病了,那日子真是不知怎么过了!
        母亲生病之初,因为有二姐的照看,日子还好一些。母亲生病之初,二姐带母亲去县城医院住院,照顾母亲,让母亲的病情暂时稳定下来。回家之后,二姐天天过来伺候母亲,花钱给母亲吃药打针。可是,就是连这样艰难的状态也维持不下去了。二姐的突然离世,父母暮年的“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凄惨,让我们这个艰难度日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
         当年,正当年轻的舅舅意外离世,母亲伤心欲绝,成天以泪洗面,经常对着我反复念叨:“上天怎么这么残酷呢?为什么就是你舅舅呢?假如是你外婆去世,我大哭一场也就罢了。为什么偏是你舅舅呢?”那时我太小,真的不能完全理解人世间的这种悲伤欲绝话语的含义。我不明白:一个人是对母亲亲近还是对兄弟姐妹更亲近呢?那时的我,真的认为母亲是伤心过度,胡乱发泄一通罢了。可是,只有在二姐突然离世的那一段时间,我成天伤心忧愁,苦思冥想,终于理解了母亲当时说那些话的意思,也终于体会到母亲那时难以言说的悲痛!
        梦中的二姐,有时在忙着裁剪衣服,有时却在伤心哭泣,有时她在对着我笑,有时似乎又站在我面前,我惊喜万分,心里想着“原来二姐没有去世,她在这里呢!”有时心里疑惑:“二姐不是已经去世了,莫非我在做梦?”梦醒之后,心里十分惆怅,有时泪流满面。“逝者已矣,生者如斯”,面对现实,只能把一切都交给时间吧!
       除了家里的事,自己也经历了许多不如意的事情。
      原先以为,上大学那段时间心里有太多的痛苦,都是因为贫穷。谁知大学毕业之后,更多的磨难接连来到。89年的学潮,让当年毕业的许多学生在工作分配上的不尽如意;接着父母相继去世,我们四处借钱为父母筹办丧事,然后就是夫妻两地分居,想要调动工作……虽然每个月都有工资按时发放,我们却一直过着入不敷出的日子。那个时候,工资还没有发,就计划着这个月还多少欠款。每一件事都要面对,而每一件事的决定权却不在自己的手中。心情不好之时,我经常用“生死有命,宝贵在天”来安慰自己,或者痛哭一场,生活再不容易,可是生活还得继续。好不容易把工作调动的事办好了,又从陕西跑到几千里之外的广东,又开始了新的一轮调动工作的“万里长征”。亲人的离世,生活的不易,让我对生活更加珍惜,对家人更加依赖,也对将来充满了期待。
      自从参加工作、成为一位教师后,经常做一种类似的梦:快要上课了,而我却找不到去学校的路;上课时间到了,可是我还在家里,看样子无论如何都要迟到了;或者是我赶到了学校,楼上楼下跑来跑去,却怎么也找不到教室;有时,好不容易到了教室,可是座位上却空无一人,不知道学生都跑到哪里去了;或者自己在讲课,底下的学生却在大声喧哗,或者是我正在上课,坐在底下的学生却睡成一片,似乎有一个小组的学生全都睡觉了……
     就在昨天晚上,我又梦见上课时间到了,而我还在一楼,奇怪的是从一楼找不到上二楼的楼梯,似乎还要绕到很远的地方。结果,一节课都下了,我依然在那个奇怪的一楼找不到上二楼的楼梯……
      梦醒之时,总是庆幸这只是梦中出现的情形,于是松了一口气,回到现实中来……
      闲时和同事聊天,也有人说:“我也经常做类似的梦,看样子我们这工作还是有不小的压力啊!”
      工作,让自己可以衣食无忧,也让自己的人生有了意义,顺利之时甚至还可以享受到成功的喜悦。但是,工作的压力还是让人经常处于一种紧张的状态。正如李白的诗句所言 “处世若大梦,胡为劳其生。”也许人生正是这样,为了生活,不断地奔波劳碌,赚取生活的费用。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每当我看到学生在学习上有所收获,看到学生健康顺利地成长,即使辛苦,心里感到的却是一种充实和收获之后的喜悦,趁机享受着内心的坦然和一种难得的安静。
      当然,这也可以理解为一种责任心。其实,真正的情况是,许多年过去了,我几乎没有迟到过,而且多数时候都是提前一点到办公室,这样就可以从容一些,也可以稍微思索一下上课的内容、到教室需要带哪些资料等事宜。
      现在,早已过了知天命之年,正在奔向花甲之年。往日生活中的痛苦与磨难,回过头来再看,早已变得风轻云淡。退休在家,再也不用赶时赶点去上班,也不用时时担心忘记打卡,更不用开那些冗长密集的各种会议,也不用参加这样那样的网络培训……当然,工作中的主要部分还是开心的:备课、上课、批改作业、和学生交流……教学相长,在教学生的同时,也是自我学习、自我成长的一个有意义的过程。和学生相处,也是自己了解社会、了解他人的一个重要的途径,同时也让自己对人生、对社会有了不同的认识。
      退休在家,正好做点自己喜欢的事:买买菜,做做饭;收拾收拾东西,出门随意走走;听一会儿音乐,读一点喜欢的书;看一看有趣的电影,写一点随心的文章。赏天光云影徘徊,听飞鸟秋虫鸣唱,享受这一份难得的安宁与喜欢!
     前两天看白岩松的一篇文章,意思是60到80岁是人生最幸福的阶段。但是我认为这样的说法应该有个前提条件,即经历了困难与挫折,经历了拼博与进取,通过自己的努力有所收获的人生,才能真正体会到人生的幸福,才能珍惜人生中美好的感情!
      将来还会做什么梦呢?但愿梦境也更美好一些吧!
 2021年9月16日星期四
 
 
 
【编后语】作者在文章中列举了自己的许多梦境,把梦境与生活联系起来,解读了产生这些梦境的原因,表明了自己唯物主义史观。通过解读梦境,叙述了自己的人生,是许许多多的磨难和奋斗成就了人生。就像结尾处所说“即经历了困难与挫折,经历了拼博与进取,通过自己的努力有所收获的人生,才能真正体会到人生的幸福,才能珍惜人生中美好的感情!”作者在不经意间叙述的生活琐事,便是普通人的全部内涵,我们必须迈过一个个的坎坷。在痛彻心扉的人生磨砺中,用平实的语言轻描淡写而已。人生的大悲大痛,已经成为淡然的过往,看似内心波澜不惊,但却概括了人生的全部苦和痛,泪和笑。我们每个人确实在生活中历练成了“圣哲”,不再悲喜无度,不会深陷其中而不能自拔。我们已超然生活,成为驾驭命运的修行者。在我们眼中,一切都已风轻云淡,今后的生活就是我们舒展生命的日子。作者语言朴实,抒情浓郁,在字里行间寄托着自己对生活的刻骨体验,情感真挚,引起了读者内心深处的共鸣。好文共赏,推荐大家阅读!感谢作者赐稿!【编辑:美蓉】
责任编辑: 和谐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