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春堡:用新的驱动力推进世界发展
发表时间: 2020-09-07来源: 前线

用新的驱动力推进世界发展
邵春堡

   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世界经济在复杂的环境中艰难恢复。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性大流行,给人类社会造成严重影响和巨大损失。世界经济停滞,矛盾挑战叠加,悲观情绪弥漫。但是,无论怎样变化和充满矛盾,世界仍将是全球化的。互联网技术和数字经济不可能退回,封闭和孤立方式无益于当今问题的解决。逆全球化可以嚣张一时,但人类终归要交往。我们要善于在生产力中挖掘潜质、寻找动能、发现优势,以激发社会新的活力。马克思曾将科学技术作为生产力的因素作过论述,指出“社会劳动生产力,首先是科学的力量”。时代将科技提高到更崇高的地位,同生产力的其他因素相统一,成为世界发展最强大的驱动和活力。这种力量正是唤起世界发展的信心和希望所在,可以在危机中育新机,于变局中开新局。
 

  新科技是当代经济社会的发动机,它能为缓慢下来的经济社会发展加油赋能,是解决当代难题的密钥,并在解决问题中走向未来。
 

  新科技传播和覆盖的速率和广度,缩小和平衡了时间上的机会差别,有利于解决世界贫富差距扩大的问题。过去重大科技是自上而下,从富有国家向发展中国家、落后国家的渐次传递,非常缓慢。数字智能新科技则不同,在全球化条件下,具有快捷的传播性和广泛的覆盖性。现在非洲很多人都能用手机上网,参与互动。任何人都可创造数字、交换数字,根据数字信息作出决定。大部分人能从数字经济中获得利益。这就可能缩小机会差别,拉平起跑线。
 

  新科技的产业化和广泛运用,催生新产业、新业态、新岗位,有利于解决危机状态下的劳动就业问题。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区块链等数字智能技术,伴随全球化而生,使世界很快卷进新科技洪流。如科技研发对生产领域的先导作用,数字和信息正在变成生产资料,新科技为能源革命和材料革命开辟广阔天地,生产手段进入自动智能状态,所有这些让新的更平等的经济模式不断涌现。许多数字平台能打开广阔市场,让小微企业轻松连接全球市场中的消费者和供应商,催生出大量新产业、新业态、新岗位。如,在电商普遍推广的基础上,疫情初期涌现出“共享员工”模式,根据不同行业和企业供求,通过网络灵活地调节劳动就业。这些探索为解决劳动就业、市场营销等问题提供了科技支持。
 

  互联网和数字技术已将世界连在一起,可跨越过去无法逾越的鸿沟,方便解决不同分工带来的合作和协调。互联网早已成为全球发展的标识,一代代网络技术的提升,使各国从未像现在这样,在彼此独立的情况下得到互动,短时间就将产业结构升级到崭新高度,并积极推进全球共同发展和合作。比如新科技革命优势在欧美,新产业革命优势在中国,已经不是前几次科技革命和工业革命那种合二为一的状态,这其实是社会分工合作的进步,是社会发展中自然形成的。如果迫使许多优势聚集到一个国家,割断全球产业链、供应链,那将是历史的倒退。2020年3月25日,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阿泽维多发表电视讲话说:“没有一个国家能自给自足,不管它有多强大或者多先进。”数字智能技术的广泛和深度联系,正好解决不同分工的合作和协调。可见,新科技专为这个时代而打造,我们稍有懈怠都会造成对新科技的浪费,甚至亵渎。
 

  新科技的虚拟和穿透性,可克服思想顾虑和手段局限,有利于足不出户的防疫生活保障和兼顾社交距离的复工复产。常态化疫情防控以来,人们在工作和生活中自觉保持社交距离。数字技术满足着抗疫要求,给人们带来极大方便,线上订货购物和物流快递为居家防疫提供生活所需。在疫情处于中高风险时,各地推出病毒症状在线追踪、电子健康卡,以及在线教学、在线会议、在线签约,线上线下结合兼顾了复工复产,开辟了云服务、云经济。人们通过无国界的互联网,准确把握国外商机,从进货到仓储、从营销到售后几乎都在网上运行。有互联网助力,世界贸易从未如此简单过。这次疫情也是对人类运用数字智能技术的检验和推进。
 

  每次科技革命都在塑造一个时代,过去的科技革命推动了当时的产业革命,促进了那个时代的进步,成为后来发展的垫脚石。因此,人为的干扰阻挠难以解套遇到的羁绊和束缚,只有深刻理解和运用科技革命带来的机遇和方法,才能克服许多矛盾,解决许多问题。当然,我们也要看到数字技术将使国家安全、企业安全、个人隐私受到挑战。广泛地使用机器人就要防止带来人的思维和劳作功能的退化,特别要防止人工智能与基因技术结合对人类的威胁。这就需要强化科技伦理在科技工作中的引导作用,使科技给人类带来幸福而不是相反;还要发挥社会的监督和法治功能以硬约束的方式把航科技,真正将新科技的正作用发挥到极致,把负作用压缩到最小,保障科技对社会发展的健康推动。
   (邵春堡:长安街读书会成员、北京大学中国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

责任编辑: 和谐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