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是世上最迷人的语言和文字
发表时间: 2020-02-22来源: 中华《弟子规》讲堂
【和谐中国网】《诗经》篇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诗经·国风·蒹葭》
        有人说,《诗经》是世上最迷人的语言和文字。
        它琅琅上口的诗句,天籁之音的曲调,是中华民族最古老最美丽的珍藏。
        孔子也说:“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千百年来,《诗经》都是给孩子的美学、文学启蒙首选。
        对现在被手机和电视包围的人们来说,它更能安抚焦躁的情绪,还原一个诗意的人生。
        分享几首《诗经》中小诗,让我们一起感悟古人的智慧!
        《周南·桃夭》:内外兼修的审美观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桃夭》是一首祝贺女子出嫁,祝新娘子“宜其室家”的诗。一首诗,定格了三千年前一场婚礼上的美好瞬间,竟如一幅永不褪色的画卷,三千年后亦不减当年馥郁的芬芳气息,让我们犹能听到那古乐之喧和新人之笑,生发出对现实生活最真切的热爱与渴望。
        在那开得正盛,艳丽的桃花树下,一位明媚的少女,巧笑嫣然,风吹起,纷飞的桃花溢满了天空。在这样一个桃花盛开的季节,那个美丽的女子如那开在初春的桃花,要出嫁了!希望她如桃花美丽,更希望她能如桃树结果般子孙满堂,后代昌盛。也希望她能有内在美,德行美,做一位贤良淑德的好妻子。这种内外兼修的审美价值观在三千年前已经形成。
        《邶风·凯风》:歌颂母爱之先河
        凯风自南,吹彼棘心。棘心夭夭,母氏劬劳。
        凯风自南,吹彼棘薪。母氏圣善,我无令人。
        爰有寒泉?在浚之下。有子七人,母氏劳苦。
        睍睆黄鸟,载好其音。有子七人,莫慰母心。
        凯风就是南风、和风,这首诗用温暖的南风象征母爱,歌颂了母亲对子女无私的爱,同时也在警示双亲尚在世的人要好好尽孝。
        这首诗对后世诗人的影响很大,很多人悼念母亲的时候都会引用,苏轼的《胡完夫母周夫人挽词》中有一句“回首悲凉便陈迹,凯风吹尽棘成薪”就是从这首诗化用出来的。后世形容母爱的成语“凯风寒泉”也是源自这首诗。
        《卫风·木瓜》:珍惜每一份友谊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木瓜》是一首极温暖的诗,诗中体现的是朋友之间通过赠答(“投我以木瓜(桃、李),报之以琼琚(瑶、玖)”)表达深厚情意。
        这种情感重的是心心相印,是精神上的契合,因而回赠的东西及其价值的高低在此实际上也只具有象征性的意义,表现的是对他人对自己的情意的珍视。
        此诗衍生出的成语“投桃报李”“投木报琼”等成语。
        《郑风·子衿》:美德始于守时信诺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这首诗的是一个女子热恋着一位青年,他们相约在城阙见面,但久等不至,女子望眼欲穿,焦急地来回走动,埋怨情人不来赴约,更怪他不捎信来。
        虽然这是一首爱情诗歌,但我我更想把它解读为放鸽子的行为从古至今都让人不齿!不仅是恋人之间的约会,朋友之间,甚至陌生人,只要答应对方的请求,就要信守承诺,即使不能兑现,也要解释原因,有始有终!
        《秦风·蒹葭》:意境深远的水墨画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
        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当我们读着《蒹葭》,一句一句读下去,就好像是眼见着一幅画卷,一寸一寸铺开,笔墨氤氲,气韵生动,岁月如画全都浮现在眼前。
        《蒹葭》的画面感极强,在这幅画里,秋水漫漫,烟云淡淡,芦苇丛丛,伊人远远。像是一幅充满写意与哲思的水墨画,意境深远,言说不尽。
        拥有着一种淡然冷凝的、穿越时空的美丽,仿佛是打捞自秋江水畔、晓寒深处而来。
        《小雅·鹤鸣》:启迪胸怀富含哲理
        鹤鸣于九皋,声闻于野。鱼潜在渊,或在于渚。乐彼之园,爰有树檀,其下维萚。它山之石,可以为错。
        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鱼在于渚,或潜在渊。乐彼之园,爰有树檀,其下维榖。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在广袤的荒野里,诗人听到鹤鸣之声,震动四野,高入云霄;然后看到游鱼一会儿潜入深渊,一会儿又跃上滩头。再向前看,只见一座园林,长着高大的檀树,檀树之下,堆着一层枯枝败。园林近旁,又有一座怪石嶙峋的山峰,诗人因而想到这山上的石头,可以取作磨砺玉器的工具。
        朱熹将诗中四个比喻,概括为四种思想:即诚、理、爱、憎。并认为从这四者引申出去,可以作为“天下之理”——即普遍真理。诗句“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成为后世广为流传的成语。
        诗词养高雅性情。诵读经典,好似师从圣哲,在其熏陶下识字,养好习惯、提高修养,学为人处事……
        “朝起早,夜眠迟,老易至,惜此时。” 希望在这悠悠不尽的经典中,溯古寻根;在这个浮躁的社会中,看到远方的诗与美。
 

【和谐中国网】投稿、广告:
微信一:131 414 57599   

微信二:158 101 02998
 

责任编辑: 和谐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