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中国民间“谋士”多 智库谋求“不缺钙”
发表时间: 2009-08-05来源: 和谐中国网hxzg.net
 

    资料图: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王辰 摄     

 

    中国(海南)改革研究院迟福林院长近日心情愉悦,月前该院在北京举行改革形势分析会上,与会专家学者评价中改院“不缺钙”。

    迟福林认为此言是对这家民间智库十八年探索的肯定。“不缺钙”正是中国民间智库多年谋求的境界:独立性,创见性。    

    智库,即智囊机构,也称思想库,由专家组成、多学科、为决策者在处理社会、经济、科技、军事、外交等各方面问题出谋划策,提供理论、策略、方法、思想等的研究机构。严格意义上的智库是独立于政府机构的民间组织,但它力图使自己的主张获得公众的支持和决策者的青睐。

    中国古时即兴“谋士”。战国时代的苏秦,屡出合纵连横的高招而佩六国相印。明代文学家冯梦龙编撰名著《智囊》至今广为流传,远播海外。

    中国现代民间智库上世纪八十年代始现。中国第一家民间智库综合开发研究院于一九八九年在深圳成立。

    中国(海南)改革研究院一九九一年十一月成立,次年乘着改革的浪潮,退出原隶属于海南省政府的事业单位身份,被改造成股份制、非营利性的法人单位,实行董事局领导下的院长负责制,成为研究独立的民间智库机构,以“直谏改革,建言国是”为己任。

    为何中国民间智库如雨如春笋般出现?

    迟福林分析说,首先是中国社会发展的需求。当今中国在复杂环境下进行开放、市场化的经济建设,对智库的需求较以往任何时候都大;其次是中国改革发展的产物。在过去思想禁锢的时代绝不允许智库产生。民间智库的出现是中国社会走向进步的重要标志;其三在全球化的今天,中国需要更广泛地和世界对接。通过民间智库和世界加深交流很有必要;其四中国社会涌现一批有抱负、有思想热心于智库的知识分子群体。

中改院探索中国特色的民间智库发展模式,经过十八年的实践,形成了“官方背景、民间机构、事业法人、企业化管理”的研究体制,其发展模式被学术理论界称为中国政策研究领域的“中改院现象”。

    迟福林介绍,中改院以“客观性、战略性、网络性”主导和支撑独立性、创见性的政策研究。客观性即敢于反映客观实际问题,而非揣摸领导意图。十八年来,中改院提交改革政策和立法建议报告一百二十多项,前瞻性地提出改革股份制、社会保障制度,转变政府职能、加快建立公共服务体制等,产生广泛影响。

    “中改院八年前提出海南建国际旅游岛,八年后成为海南乃至北京上层的共识,说明当初的建议符合海南发展的客观规律!”他欣慰地说。

    中改院致力研究的战略性。面对国际金融危机,中改院去年率先提出研究世界新兴经济体,为决策者提供新思路。建立一支多学科、国内一流的专家精英网络,是中改院提出“有见解、有骨气”的政策建议的另一个妙招,迟福林称此举是广泛集聚社会智慧。

    在当今开放环境下,战略性研究须具备国际化视野,中改院开辟国际合作项目与学术交流,迄今举办论坛和学术会议一百八十多次。

    中改院和越南中央经济管理研究院二00四年联合发起中越经济改革比较论坛,迄今举办六次,“中国改革经验受到越南重视,通过民间智库扩大了中国的影响力。”迟福林说。

然而,迟福林对目前中国智库的发展现状也有困惑。他坦言两大问题困扰着民间智库的发展。

    一是体制,官办智库和民间智库身处不同体制,“民间”有时即被认为“异化”,为此他常遭遇质疑:研究这些敏感问题目的何在?

    迟福林认为,智库不应以体制内外区别对待,评价智库的标准应是研究的贡献和价值。这是目前没有官方背景的民间智库很难发挥作用的症结所在。

    二是观念,中国作为大国,它的发展不仅需要领导个人智慧,更需要社会智慧,智库是集合社会智慧的载体,但目前一些人对智慧价值的理解尚浅,不认为它“值钱”。他透露,作为院长,他的三分之二精力用在筹集办院经费上。

    事实上,民间智库遇到体制、经费等瓶颈外,还面临公平竞争、人才建设、税费政策等不公待遇,和政府沟通的管道亦待畅通。

    但是,迟福林对中国民间智库的发展前景看好。

    他说,目前政府决策对智库的需求是需大于供,“未来五至十年,中国民间智库将加快发展,”民间智库在无论数量还是质量上都有巨大发展空间;改革为民间智库体制探索提供了新路,同时随着社会认可度加大,民间智库的发展环境将得到明显改善。

    “随着中国与世界对接力度加大,提高民间智库的影响力也是提升中国国家软实力!”他称。(记者 王辛莉)

责任编辑: 和谐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