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国家食药监局局长被执行死刑,遗书曝光!
发表时间: 2018-08-08来源: 警钟长鸣

        疫苗事件在网上已经形成舆论漩涡,清博舆情大数据显示,7月22日微信中社交媒体指数破3.2亿,为2018年以来最热的网络舆情事件。世界杯单日最高2.4亿,崔永元所曝的明星阴阳合同事件单日最高2.7亿。
        疫苗事件之所以引发如此大规模的舆情民愤,关键在于疫苗造假事件本身的性质太过恶劣,严重侵害了社会公众的人身健康与安全,这是公众所绝对无法容忍的。
        疫苗一方面关乎到孩子乃至自身的安全,是应该绝对保证安全的和无条件信任并接受的。所以,当公众发现竟然有企业在疫苗生产过程中造假时,公众的神经彻底被刺激到了。加微信amz924,看更多内幕好文!
        这种刺激,让人回想起了10年前令人心有余悸的“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原来我们除了有食品安全问题,还有药品安全问题,这自然会引发公众的不安与焦虑。
        但事实上,中国的药品安全问题在过去一段时间以来是存在的,这种存在和腐败存在密切的关联。虽然我们一直在改进,但至今还未能根治。11年前的2007年7月10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原局长郑筱萸被执行了死刑。
        作为国家食药监局的原局长,他为何被判处死刑呢?根据2007年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5月29日作出的一审判决,认定郑筱萸犯受贿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玩忽职守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郑筱萸受贿金额才六百多万,哪怕是11年前,这个受贿金额也不算太大,如果单从受贿视角看应不至于判死刑,所以在宣判后郑筱萸也表示不服提出上诉。最终,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经公开开庭审理于6月22日作出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最终,郑筱萸被执行死刑。
        最高人民法院复核认为,2001年至2003年,郑筱萸先后担任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期间,在全国范围统一换发药品生产文号专项工作中,严重不负责任,未做认真部署,并且擅自批准降低换发文号的审批标准。经抽查发现,郑筱萸的玩忽职守行为,致使许多不应换发文号或应予撤销批准文号的药品获得了文号,其中6种药品竟然是假药。
        郑筱萸作为国家药品监管部门的主要领导,利用事关国家和民生大计的药品监管权进行权钱交易,置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于不顾,多次收受制药企业的贿赂,社会影响极其恶劣,受贿数额特别巨大,犯罪情节特别严重,社会危害性极大,依法应当判处死刑。
        其虽有坦白部分受贿犯罪事实和退出部分犯罪所得的情节,但不足以对其从轻处罚。
        在被执行死刑前,郑筱萸想通了,并写下了《悔恨的遗书》刊载于《教育纪检监察》2008年第7期。

《悔恨的遗书

        明天,我就要“上路”了。此刻,我有许多话想说,这些话对现在活着的人也许“有用”,所以我不想把它带走;这些话也如鲠在喉,不吐不快,说出来我也许会感到舒服一些。
        我1944年12月出生在福建省福州市。想我由一个赤条条的小男孩最后出息成为一个国家的部级官员,我的人生应该说是很成功的,我对得起父母给予我的这条生命。随着我职务的不断变换,官越做越大,我给我的父母和家族一次又一次地带来惊喜、兴奋、自豪和骄傲,郑氏家族因我而光宗耀祖;然而,如今我以这种方式来为我的人生画上“句号”,我成为全国人民舆论的焦点,我被全国人民唾骂,我又使我的父母和家族蒙受了巨大的耻辱!
        此时此刻,我真不知该对我的父母(倘若他们地下有知的话)和家族说些什么!
        说句心里话,我即使是天天做梦,也梦不到我会有今天这样的结局。
        在中国,因“犯玩忽职守罪”而获死刑的部级高官建国以来我是第一人。
        上世纪八十年代,“渤海2号油轮”失事,当时国务院的一位副总理给的是“记大过”的处分;上世纪九十年代大兴安岭着火,林业局长的“处分”是辞职;近期的松花江水质污染,国家环保总局的局长也是辞职了事;重庆的天然气泄漏事故,死了200多人,中石油的老总也就是个免职。
        因“渎职罪”而获死刑的也有,就是重庆的“彩虹桥垮塌事件”,一名县长被判死刑,但县长属基层官员,和部级官员还没法比。
        所以,当一审判处我死刑时,我的第一反应是震惊,不是一般的震惊!我是部级官员哇,我没有直接杀过人哪!我的第二反应是不服!我认为量刑过重。
        但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舆论却是一片的叫好声,大家咬牙切齿地鼓掌欢呼。这引起了我的反思。我为什么会激起这么大的民愤?
        原来是我这个部门太重要了,我这个岗位太重要了,我手中的权力直接关系到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我虽然没有亲手杀人,但由于我的玩忽职守,由于我的行政不作为,使假药盛行,酿成了一起又一起惨案。这个帐我是应该认的。
        我今天能死,主要是因为我这个岗位的责任太大,如果我在其它的局级或部级岗位上,即使是受贿的额度再大点,也不至于掉脑袋。
        我的悲剧使我得出了一条经验,那就是当官不要当重要岗位上的官,并不是权力越大越好;再有就是当官一定要负责任!不要以为当官是什么好“玩”的事,不负责任的结果最后很可能就是我这样的下场!
        从我被判死刑这件事上,彻底地看出了中央反腐败的决心。王怀忠临死时就说过:看来这次中央反腐败是动真的了。我的死刑再一次证明了中央反腐败的决心。
        我现在最后悔的是不该从政。我1968年从复旦大学生物系毕业,我应该一直搞业务。如果我一直搞业务的话,毫无疑问我现在早已经是教授了,我会照样生活得很好,我也就不会落得今天这样一个结局。
        如果有下辈子的话,我绝不从政了!
        明天我就要“上路”了,就要到另一个世界去了,我现在最害怕的是,我将如何面对那些被我害死的冤魂?我祈求他们能够原谅我、饶恕我,我这不已经遭报应了吗?
        郑筱萸绝笔 二00七年七月九日

责任编辑: 李耀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