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价值洼地:龙泉“秘色”瓷
发表时间: 2018-04-28来源: 中国书画网

 

青瓷器,皆云出自李王,号秘色,又曰出钱王。今处之龙溪出者色粉青,越乃艾色。——宋赵彦卫《云麓漫钞》

  尽管唐代的诗人们曾写下诸多不朽的诗句来赞美越窑青瓷,到了宋人笔记里,粉青色的龙泉青瓷显然是一抹更为养眼的“秘色”。

  粉青釉是龙泉窑两大经典釉色之一,自宋代创烧成功,后世效仿纷纷,至今仍为人所津津乐道。收藏中若遇见上好粉青釉器,必当是赏心悦目,秀色可餐的享受。譬如,下面这件件莲瓣纹盘。

  

收藏价值洼地:龙泉“秘色”瓷

  南宋龙泉窑粉青釉外莲瓣纹盘

  

收藏价值洼地:龙泉“秘色”瓷

  南宋龙泉窑粉青釉外莲瓣纹盘

  

收藏价值洼地:龙泉“秘色”瓷

  南宋龙泉窑粉青釉外莲瓣纹盘

  此盘敞口、浅弧腹、圈足,外腹壁刻饰莲瓣纹。薄胎,胎质细白,通体施粉青釉,色泽纯正。

  讨论·名称

  该盘形制简洁大方,尺寸小巧,口径仅12.8厘米,高4厘米,称之为“碟”亦不为过。然碟以无足、平底为多,此器圈足较大且直立,故呼为“盘”似更妥些。若以用途考之,搭配同刻有莲瓣纹的盏或盖碗均相宜,则又可称之为“托子”了。

  纹饰

  南宋龙泉青瓷本以素面为主,然宋人独爱莲瓣,莲瓣纹器盛行有宋一代。观此盘之莲瓣为双重仰莲瓣,里外两层花瓣错落排列,工致齐整,瓣面宽大饱满,瓣脊出筋,立体感强。

  釉水

  我曾将粉青釉分为哑光粉青和亮粉青。此盘之釉水明显属于后者。与哑光粉青相比,亮粉青烧成温度更高,光泽度更强。如本件小盘,釉色青翠泛蓝,色泽柔和淡雅,釉质通透似水,清冽如冰,却又精光内蕴,温润如玉,且胎釉结合紧密,釉面莹净无开片。这样的釉水堪称亮粉青之典范。

  若论青釉的境界,想必大多数人会提起柴世宗的御批掌故:“雨过天青云破处,这般颜色做将来”。然柴窑有名无实,终成千古之谜。后世又以天青色为汝瓷钦定的颜色,传世汝瓷便每每冠作“天青色”。从传世实物来看,龙泉的粉青和汝窑的天青是有些接近的。不妨来看几件汝瓷。

  

收藏价值洼地:龙泉“秘色”瓷

  北宋汝窑天青釉葵花洗 口径:13.5厘米

  

收藏价值洼地:龙泉“秘色”瓷

  北宋汝窑天青釉葵花洗

  

收藏价值洼地:龙泉“秘色”瓷

  北宋汝窑天青釉葵花洗

  

收藏价值洼地:龙泉“秘色”瓷

  北宋汝窑天青釉葵花洗(局部)

  这件是香港苏富比2012年4月4日“天青宝色——日本珍藏北宋汝瓷”专拍重器,成交价2.0786亿港元,一度创下宋瓷世界拍卖纪录。该器曾为英国知名中国古陶瓷收藏家克拉克夫妇((Alfred and Ivy Clark)旧藏,1976年后辗转为日本茧山龙泉堂所得,随后转入日本私人藏家之手。有意思的是,此器的名称,日本梧桐木盒包装上写的是“宋汝窑粉青轮花小盘”,而中文说明则叫做“北宋汝窑天青釉葵花洗”。

  克拉克夫妇的汝瓷盘旧藏原为一对,除了苏富比上拍的这件,另一件则在1936年捐给了大英博物馆(见下图)。

  

收藏价值洼地:龙泉“秘色”瓷

  

收藏价值洼地:龙泉“秘色”瓷

  

收藏价值洼地:龙泉“秘色”瓷

  大英博物馆珍藏的汝窑盘,形制与苏富比上拍的那件一致,底部也是三芝麻花细小挣钉,尺寸也接近,口径13.6厘米,足径8.5厘米。所不同的是,此器釉面开有冰裂纹,且釉色更为浅淡,两器色调存在一定差异。

  2017年10月3日,香港苏富比“俊雅清凝—乐从堂藏宋瓷粹珍”专场又隆重推出一件汝瓷重宝“北宋汝窑天青釉洗”,2.94亿港元成交,再次刷新中国瓷器的世界拍卖纪录。该器曾为台湾鸿禧美术馆旧藏,后为台湾知名企业家、收藏家曹兴诚收藏。

  

收藏价值洼地:龙泉“秘色”瓷

  北宋汝窑天青釉洗

  

收藏价值洼地:龙泉“秘色”瓷

  北宋汝窑天青釉洗

  

收藏价值洼地:龙泉“秘色”瓷

  北宋汝窑天青釉洗

  

收藏价值洼地:龙泉“秘色”瓷

  北宋汝窑天青釉洗 局部

  北宋汝窑天青釉洗 局部,口径13厘米,此件洗亦开有冰裂纹,釉色青翠带蓝,色泽较浓郁。

  其实这三件汝瓷釉色不尽相同,但名称上往往称为“天青釉”,足见“天青釉”之于汝窑,俨然是约定俗成的一个标签了。

  青是一种较难界定的颜色,似蓝非蓝,似绿非绿。不仅各窑口所出的青瓷色调存在差异,就是同一窑口乃至同一窑所出也是千变万化,所以青瓷的呈色实际面貌复杂多样。龙泉粉青对比汝窑天青来看,色调上是很有一些相似的,都是青中带着幽蓝。而且相比于越窑的艾色或龙泉梅子青,粉青和天青显得浅淡柔和。

  当然,龙泉粉青和汝窑天青又是明显不同的。如果说,汝窑天青的意象来自雨后清澈如洗的天空,那么龙泉粉青则是来自深山清冽的碧水,天空有天空的深邃,山水也自有山水的灵动。最直观的一点,汝窑由于烧成温度偏低,釉面通常乳浊失透,比如上述2012年香港苏富比拍出的天青釉葵花洗,即是一例典型。其色调偏灰,釉质有一种凝重感。即使釉披冰裂如上述大英博物馆葵花洗和2017香港苏富比拍出的天青釉洗,釉质的通透性和光泽感也并不强。另,汝瓷釉面瑕疵较多。不仅以上三件汝瓷,台北故宫珍藏的21件汝瓷,也大都存在或大或小的瑕疵,如开片、棕眼、蝉翼纹等等。即使是镌刻过乾隆御题诗的一些汝窑器,瑕疵也赫然在目。

  龙泉窑粉青比汝窑烧成温度高,即使是哑光粉青,基本也无乳浊感,若亮粉青,釉质通透莹润,玻光可鉴。如本件粉青釉莲瓣纹盘,胎釉致密,釉面匀净无纹,几无瑕疵。

  换而言之,龙泉粉青釉,瓷化程度更好,其烧制工艺更为成熟,这是两者本质性的区别。汝瓷,英文的表述是“stoneware”,即炻器,低温瓷,烧制温度介于陶器和普通瓷器之间。而龙泉青瓷才是“porcelain”,也即烧制温度高于1200度,真正意义上的瓷器。若以这一角度来看,说龙泉粉青胜于汝瓷天青亦不为过。尤其是盘碟洗一类的实用器,瓷化度更高,使用上的优点也更明显。从审美角度而言,

  然物以稀为贵,近七十年间,上国际大拍的汝瓷不足十件,每一现身则集万千关注,成交价更屡次刷新拍卖纪录。相比之下,这类南宋龙泉窑粉青釉小盘并不受重视,即使是在各类南宋龙泉青瓷中,都是备受冷落的“小件”,市场价格也严重低估。笔者认为,收藏中就应该关注挖掘这类器物。如本文所述之南宋龙泉窑粉青釉莲瓣纹盘,薄胎厚釉,制作规整,品相完美,尤其就釉水而言可说是代表了南宋青瓷乃至古代青瓷烧制工艺的巅峰,堪与汝窑天青釉相媲美。这样的藏品,一旦市场觉醒,其价值也必将反映到价格上来。


责任编辑: 和谐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