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文学】陪母亲逛京城
发表时间: 2018-10-31来源: 文学天地
【和谐中国网·和谐书院】
        母亲老了,我经常问她有什么想法,她老说一句话“想到北京看看苗苗”,这是耄耋之年的老母亲近年来的心愿。去年以来,她十分牵挂在北京工作的小孙女,也想去顺便看看在北京工作的侄子。我知道,母亲风烛残年,行动迟缓,其他的风景名胜对她已没了太大的吸引力。
        记得上次我带父母去北京距今已有二十多个年头了,现在老人的心愿,也是我的想法,但多因工作原因,不是时间不恰巧就是杂事羁绊,想法与行动总是难以融洽。父亲病逝七年有余,母亲先后因身体欠佳,断续地住院治疗,我也不敢冒然带其出行。直到今年五一,我和爱人商量,看母亲身体还行,精神状态也好,随即决定:黄金周带母亲去北京了却她的心愿。当时正值北京春暖花开,气候宜人,带老母亲进京探亲当是最佳时节。可到临行母亲却因担心自己身体吃不消而犹豫不决,经劝说她才打消了顾虑。事不宜迟,和爱人一起就带着老妈踏上了北上的高铁。一路上,妈妈都很兴奋,像个孩子盯着窗外,似乎不想错过任何一处风景。 
        二十多年前的春夏之交,我在县委宣传部任职时因工作业绩突出,很荣幸地接到了人民大会堂的请柬,激动过后,便想带着操劳了一生的父母在会议之后一起逛逛京城。朋友来家里聊天,得知情况后提议两家人合租一辆小面包同行,于是一拍即合。这样,两家人带着父母老少在一个下午就从县城西街出发了。走时,妻子向车上扔了一个小小的棉被说:“夜路晚上凉,给爸妈可以盖在腿上。”我也告诉妻子:“管好孩子,看好门户,下次也会带你去的。”然后,按照驾驶员王师傅规划好的路线,沿着国道108线先穿过颇负盛名的司马迁祠的芝川坡,过韩城黄河铁桥,然后沿着山西省新修的高速公路直奔京城而去。一路上,我们谈天说地,天南海北的聊着改革开放以来的可喜变化,打心眼里感谢党和政府的领导,车外风景宜人,车内笑语声喧。最辛苦的要算王师傅,他驾驶着自己新买不久的面包车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除过在服务区加油吃饭外,一路狂奔。不知不觉间天渐渐地黑了下来,大家也慢慢累了,迷迷糊糊中大家靠着座位就睡着啦。
        翌日清晨,接近目的地时,王师傅叫醒我说人家检查站要进京证,这时我傻了眼,哪里知道车辆进京还必须有市级以上人民政府的介绍信。只好就和检查员说了我的身份,告诉她我是去北京人民大会堂开会,可不敢误了日子。这个直接和我交谈的女孩开始面有难色,之后就要了我的会议通知和请柬,详细查看后叮咛我说“下不为例”就放行了。这时我们一车人长长地吁了一口气,直夸北京姑娘“有水平”、“原则性和灵活性统一”、“马列主义能灵活运用”等等。上午9时许,王师傅直接将车开进了天安门广场,我激动万分,不等车停稳就跳将下去,一次次揿动傻瓜相机的快门为大家留下永恒的纪念。一车人合影留念后开始自由活动,二老心情舒畅步伐矫健,漫步在天安门广场。偌大的广场上来自世界各地五湖四海的人们,如同被磁石吸引一般从四面八方朝着这个地方蜂拥而来、凝神注目。我看到父亲在高耸的人民英雄纪念碑下、金水桥头的毛主席像前和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下流了泪。是啊,如果没有党的英明决策,没有拨乱发正,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今天的太平盛世,更不会有我们的京城之行。这是我们祖祖辈辈人连做梦想也不敢奢望的事情!
        5月30日到达,6月1日开会。按照会议日程安排,我们约定分头活动。前三天我在人民大会堂开会领奖、与党和国家领导人合影、登天安门城楼、参加表彰会并座谈讨论等,父母亲和朋友家人观看升国旗、登天安门城楼、游览故宫、中山公园、瞻仰毛主席纪念堂、参观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等。会议结束后,我们一同游览了天坛、颐和园、圆明园等历史名胜。虽然我们在北京只待了不到一周时间,可谓清晨出发,薄暮归来,但丝毫不觉疲累。父母亲自那年逛了北京后也精神焕发,逢人便说:这一生没白活,去过京城了,看了天安门,见了毛主席,真是大开眼界了。
        美好的回忆总是让人难以忘怀。高铁以300多公里的时速风驰电掣呼啸而来,五个多小时之后我们就到达了北京西客站。抵达小女儿两口生活的住地,母亲详细查看了单元房的布局后直念叨“南北通透,就是房子小了些”,我只是笑而不语,心里直嘀咕这是寸土寸金的京城,就是这个房子也得好几百万呢。母亲看过问过,心里的石头也算落了地,妻子问我接下来怎么安排。我便想到了三个地方,就是陪同母亲游雍和宫、恭王府和大观园,一天一个景点,不必太累。
        第一天到了雍和宫,我给母亲介绍说,雍和宫乃“龙潜福地”,这里曾经出了赫赫有名的两位皇帝——雍正和乾隆。最初是雍正的行宫,后改为喇叭庙,也是现今京城最大的藏传佛教圣地。雍和宫时至今日,香火鼎盛,祈福的人群络绎不绝。母亲心地善良,一生向善,便加入了祈福的人流,默默许下了自己的心愿。我想,趁现在老人还能走得动,带着他们去旅行,你定会有不一样的人生体验。也许以后会找不到我们现在的痕迹,但是我们的脚印曾留在了皇宫和大地的怀抱,宛如我们身体的碎片,负载过自己曾激情辉耀的岁月和生活……
        次日晨,用过餐便早早出了门,母亲不解地问我:“游个恭王府还要这么早,它再大也就一个王府,又不是皇宫,一晌也该够了”。对于恭王府,母亲教过书,对和珅的一些劣行也知道些,我们一边游览,她一边怨恨地说,这个大贪官,一家子就占有这么大的住宅和花园。我补充道:“最终咸丰帝把它转赐给其弟弟奕䜣,才叫的恭王府。”此后,我们就一起听导游讲解:和珅光藏在他会客厅里的黄金就折合人民币2.6亿元;康熙皇帝为奶奶孝庄祈求身体康复手书的“长寿福”字也被和坤偷出宫来,安放在最能象征“有首无尾”方显灵气的二龙盘踞、细水潺潺的滴水岩密云洞里;和珅祈求福禄高照,皇帝称万岁,他也要万福,在他的花园内亭廊阁中精心雕刻的蝙蝠竟多达9999只!但是不管他再怎么贪婪狡猾、再怎么祈福终归罪无可赦,在嘉庆当朝时期,这位飞扬跋扈的大贪官终以三尺白绫结束了其贪得无厌的一生。悲夫,真可谓“和珅一倒,嘉庆吃饱”!“一座恭王府,半部清朝史。”当我们还在惊诧于恭王府的奢华,感叹和珅积万贯家财和最后灰飞烟灭的命运时,妈妈的眼里却显得十分平静。其实,多与少、得与失,在母亲的心里也算不了什么。经过了太多人生的历练和磨难,世间的一切都不过是过眼烟云,看着母亲的表情,我明白人生在世,当看淡一切。
        出了恭王府,沿路被黄包车吸引,于是来了趟胡同游,中午大热的天,驾车师傅很是殷勤,沿路不停地讲解,还主动给我们拍照,一路走一路看,每来到重要的地方,他都让我们下来参观拍照,给我们做详细地讲解。别小看这一片低矮的胡同屋舍,每一个门口都有着古老的故事,每户人家都有着一段厚重的历史。就算今天,这些错落的民舍都可以说是价值不菲,车夫说这里的房子每平米的价格都在十万以上,稍微完整些的四合院都是上亿的资产。这样看来,那些花园洋房倒算不了什么。还有的就是这里现在仍居住着很多国家领导人或者家属,有些家户大门紧闭,都有卫队守护,看上去确是有些神秘。
        最后一天适逢双休日,女儿亲自驾着他们新买的小车带我们游览了北京大观园。大观园位于市郊西城区南菜园西街,是以影视拍摄服务为主,兼具观光旅游、文化娱乐、休闲度假等功能的综合性旅游区,主要景点由潇湘馆、沁芳桥、栊翠庵等40余处景观组成,占地面积13万平方米,是一座再现中国古典文学名著《红楼梦》中“大观园”景观的仿古园林。据说明清两代,北京大观园境域原为皇家菜园;1984年建成后在这里拍摄取景的电视剧有《红楼梦》、《还珠格格》、《甄嬛传》等都红极一时。对于《红楼梦》中宝黛爱情的悲剧,母亲几乎耳熟能详。在大观园里,当我们走过潇湘馆、怡红院、暖香坞、稻香村之后,母亲便不走了,说她自个歇歇,也许80多岁的母亲是真累了,她坐于绿树浓荫下背靠假山,面对熙来攘往的人流,耳听潺潺流水默不作声,不愿再去省亲别墅、凹晶溪馆、凸碧山庄、蘅芜苑、栊翠庵等处游览,我们便顺其自然。在黛玉葬花的“花冢”,我触景生情,不禁想到了逝去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父亲以及许许多多渐渐远去的面孔,在心头也发出了黛玉般“今日葬侬知是我,他日葬我知是谁”的感叹。我想:世事沧桑,时过境迁,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大抵不过如此罢了。淡去的不仅仅是皇宫旧苑,还有那些风干了的往事。
        疲惫的太阳已经落到楼群背后,但她仍不遗余力地把柔和、亮丽的余辉抛撒下来,古老而青春的北京变得更加金壁辉煌。短短的几天时间,一晃而过。回程前一天的傍晚,女儿带我们去了他们住地附近的蓝色港湾,这个坐落于朝阳公园和使馆区旁边的商务区,人流如潮,很是繁华,具有露天开放及良好的环境特色,充分体现了“个性、时代、效率”的新都市主义生活方式。在这里,像京城任何一家咖啡厅西餐店一样,冰淇淋、三明治和许多甜点色泽明艳极具诱惑力,总使让人馋涎欲滴跃跃欲试。漫步琼楼玉宇的这里,使人流连忘返。用完特色晚餐,在流光溢彩的暮色中我们回到了女儿的住地,圆满完成了当初来时的设想。
        鲁迅先生曾说过:“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只要你愿意挤,它总是会有的。”通过旅行获取知识仿佛沙里淘金 ,只要你勤奋的淘漉, 总有收获。想想以前的一些景致、一些过往就是在犹犹豫豫间擦肩而过了。逛在北京,满眼的繁华,满眼的温馨。倘若不考虑母亲的身体,王府井、大栅栏、西单这些我所去过的热闹街市和人群中定然少不了我们祖孙三代信街漫步的身影。看着女儿,想想当初的娉婷少年,粉嫩娇艳,经过了些许的岁月磨洗便会退去红妆,展露成熟。感谢母亲最终决定随行,成全了我们可鉴的孝心。感谢女儿无微不至的安排,让我们领略了不一样的京城。
        回到女儿家的夜里,我毫无睡意,暗自思量: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带着母亲再次逛了京城,我的人生也就少了些遗憾,心也就安妥了。于是,在回程的列车上,我开始谋划着明年春天的旅程。(吉源)
【投稿】和谐中国网
  邮箱:731590068@QQ.com
  微信:131 4145 7599
责任编辑: 印光故里李耀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