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户费、进场费、返点费……盘点零售商的“霸王”收费
发表时间: 2012-05-04来源: 新华

开户费、进场费、返点费…… 流通终端不合理收费挤压供应商

   开户费、进场费、条码费、陈列费、返点费……一些大型超市和商场凭借对销售渠道的垄断地位,向供货商收取名目繁多的“不合理费用”。民盟厦门市委的一份政协提案显示,部分零售商的不合理收费竟然多达17项。

  福建一家鞋业公司营销负责人洪经理、福建一家食品企业营销中心蔡经理、江西一家建材公司刘经理以及四川一家奶粉企业张经理等四位供货商,向《经济参考报》记者描述了一份触目惊心的商场不合理费用清单。

  ———莫名其妙的开户费

  张经理说,我做奶粉销售十多年,当过销售员,也做过地区经理,一直跟超市、卖场打交道,每年都要面对名目繁多的强制费用,各种“霸王条款”充斥其间。

  “其中最莫名其妙的,就是开户费。要想跟零售商做生意,就得先送‘见面礼’。”

  张经理说,例如一家经销商想与大超市合作,得先开个户头。根据经销商实力大小和关系好坏,收多收少视谈的情况而定,三千、五千,或者一万元,这样就算在这家超市“挂上号”了。

  蔡经理说,糕点行业也一样。商品首次进卖场,第一次合作先交开户费,是我们这行的行规。根据卖场地位的强势程度,开户费从几千元到几万元不等,最狠的一次要收50万元。

  “当然,具体还要看供货商自己的品牌够不够强势,销售量大不大。”洪经理说,“同一家商场,我们的运动鞋开户要3万元,而对于耐克、阿迪达斯等大品牌,人家可能就不敢收这个钱。”

  ———无可奈何的进场费

  如果说开户费是“敲门砖”,进场费就是“门票”。按照商品规格,一个单品“一张票”。

  据张经理反映,在一家外资大型超市,每个奶粉单品进场费为2000元左右。例如婴儿奶粉,按婴儿年龄分成零、一、二、三、四共5个段,每个段的产品进场都要收2000元。我们共有20多个奶粉单品进入这家超市,单进场费这一项算下来就要五、六万元。

  “连锁超市那么多门店,进一家就要买一次票。商场条款之霸道、企业负担之重,实在令人无可奈何。”张经理说。

  洪经理告诉记者,有的卖场还根据自己门店规格、销售量大小来划分进场费的等级,比如“旗舰店”每年进场费为30万元,“标准店”为20万元,“社区店”为5至8万元。

  刘经理透露,2006年公司与一家国内知名的建材卖场签订合同,谈妥一个规格产品每年上交进场费5000元。结果那家建材卖场因盲目扩张而倒闭,到最后自己的货款都没结清。

———防不胜防的条码费

  商品进卖场,必须打上可供电子仪器读取品种价格信息的店内码。使用店内码,就得交条码费。

  蔡经理透露,食品行业常见的条码费要价,本土超市每个单品500至1000元,外资超市每个单品1000至1500元。

  “更可气的是,卖场收了‘条码费’,还时不时地要收‘解码费’。”张经理说,如果产品销售不好或送货不及时,卖场就把条码锁了,想再卖货必须交解码费。客户关系好一点,给采购经理送礼,或许还能省点钱。这种“锁码”也不公开,他说你卖得不好就是不好,你进不了他的电脑系统去查是不是真的销售额排在末位,只能忍气吞声,交钱了事。

  洪经理透露,条码费是卖场利润的重要来源,如果供货商的货几个月卖不动,卖场锁码、解码,也就是要再收一次条码费。有时候一年锁码好几次,令供货商不堪其扰。

  “2011年,我们公司仅新品推广,在北京市场开支的条码费就接近800万元。”洪经理说。

  ———心有不甘的陈列费

  供货商开了户、交了进场费,货品打上条码,应该可以进场做生意了?“那可不一定。”张经理告诉记者,上架、堆头、装架,货物摆放在商场任何一个位置,都得付出相应代价,这叫陈列费。

  刘经理说,不管东西卖不卖,上了货架,每个品种都要交两三千元,此谓上架费。一般给也就是给你一个位置很小的陈列面,要想位置大还得花钱买,位置越好,价钱越贵。

  “货架拐角、犄角旮旯的位置,允许供货商制作临时装架摆放商品,每个装架月租金800到1000元,这叫装架费。”蔡经理说。堆头,就是在卖场过道上,用商品包装盒堆个造型,进行形象宣传。租用一个2平方米大的过道位置,月租金为800到1000元。

  “即使在超市的柱子上贴张广告,每个月也得交500到1000块钱。”蔡经理说,“说白了,超市里任何一点空间,都要用来交换利益。”

  “好位置你买不买?不买,销售量上不去;买了心里真窝囊。”刘经理说,按道理,我们送了“见面礼”、买了“门票”,商场本就该提供正常的销售区域,这钱花的真让人不甘心。

 ———盘剥无度的返点费

  作为卖场的主要利润来源,“返点费”对供货商来说可谓最沉重的负担。洪经理告诉记者,返点费也被称作“无条件合同返点”,对于中小供货商来说,根本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收多少完全由卖场说了算。

  刘经理指出,2009年公司与一家电器卖场签订了整体供货合同。虽然不需要交进场费,但卖场要求的返点费高达23%至25%。也就是一件单价100元的商品,售出后必须返还23至25元给卖场。

  “在食品行业,无条件合同返点一般为销售额的7至20个百分点。”蔡经理说。

  “商场要求的返点比例之高、利润盘剥之狠,使人咋舌。”洪经理说,在运动鞋行业,部分商场返点费竟然高达销售额的28%,加上其他开户、进场、上架、促销费用,合计要到55个点。而一双鞋的生产成本至少为40%。在这样的商业环境下,卖鞋几乎无利可图,实际上都在给商场打工。

  供货商反映的情况从一个侧面得到了印证。黄先生两年前是一家国内大型电器连锁商场的销售经理。他告诉记者,这家商场的利润来源,20%靠各种进场费、条码费、上架费、节庆费,另外80%主要依靠从供货商收取的返点费。

  记者了解到,除了这些常见的费用,零售商收取的还有各种差价费、装修费、节庆费、促销费、服装费,名目之多令人匪夷所思。

  如果说上述这些账面费用仅仅是“不合理”,那么还有一种见不得光的费用,已经越过法律的红线。

  ———忍无可忍的商业贿赂

  洪经理说:“按照行业潜规则,商场里负责我们柜面的片区经理,都得按时送红包。以一家商场计算,公司每年用在片区经理身上的红包费用就需要3至5万元。”

  如果供货商品牌小,关系不够硬,打点卖场的片区经理和店长就成为必然选择。据张经理反映,片区经理权力很大,可以控制进货量,还能确定货品摆在什么位置。

  “阎王好见,小鬼难缠。打点的到不到位,将直接影响到销售额。我们公司红包给的算少的,在这些人身上一年也要花掉两三万元,如是跟别的品牌竞争,给的可能就是十万、八万元了。”张经理说。

  “哪个采购经理不得孝敬,送点烟酒、吃个饭,那是常事。一年三节,春节、中秋、端午,一个都不能少。”刘经理说,“不送礼可以,你的货品很可能就会失去该有的陈列位置。订单也是如此,如果不打点,对方就不及时下单,你的货很可能经常面临空缺状态。”

  根据民盟厦门市委2011年上半年的一项政协提案显示,部分大超市、大卖场针对食用油供应商收取的各种不合理费用,竟然多达17项。

  针对四家供货商反映的业内“潜规则”,《经济参考报》记者尝试联系家乐福、沃尔玛、苏宁电器等知名卖场进行求证。但多次拨打家乐福、沃尔玛中国公司总部电话,或无人接听、或无法联系到具体负责部门;发过去的电子邮件也如石沉大海,杳无音讯。而苏宁电器公司工作人员则表示,目前不方便针对相关问题接受采访。记者 胡苏 丛峰 李兴文 邓华宁

责任编辑: 和谐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