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文坛】同淑君:十八岁,那些温暖人心的记忆
发表时间: 2018-07-07来源: 合阳文坛
        【和谐中国网·合阳文坛】随着电影《芳华》的热播,人们纷纷追忆自己十八岁的青春岁月,在朋友圈里晒自己十八岁的照片。
        十八岁,人生最美好的年龄,肯定有许多不开心的回忆,但是,也有更多的温暖更走心的记忆。十八岁那年,我经历了人生中的痛苦,也遇见了人生中许多美好。
        吕双田叔叔  
        吕双田叔叔是我的同学吕秋慧的爸爸。
        在合阳中学上学,不到一个月我就感冒了。白天,我坚持上课,但是到了晚上,感冒明显加重,其他同学上晚自习去了,我一个人躺在宿舍里休息。
        当时的合阳中学的宿舍,条件非常简陋,是一个教室那样大的房间,中间有个一米左右的过道,两边是用木板搭成的上下两层通铺,一个宿舍可以住四五十个学生,每个学生大约占八九十公分宽的地方。平时大家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一起吃饭,宿舍里热热闹闹,也没有感觉到什么,但此时,其他同学都不在宿舍,静静的,黑沉沉的,我感到头脑昏沉沉的,全身酸痛,心里想着是不是要回家。当时已经是十月多了,北方天气已经有点冷了,透过窗户,我能看到外面路灯昏暗的光线,听着外面北风的响声。可怕的是,能听到宿舍里的老鼠在窸窸窣窣地跑来跑去,,似乎在噬咬着什么东西……我想如果是在家里,母亲肯定会给我用开水冲个鸡蛋花,泡一点烤的又脆又黄的馒头,或者用葱白生姜加一点花椒面加点盐煮成开水,热热地喝下去,捂上被子睡一觉,感冒就好了……而现在,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清冷的宿舍,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了……
        不知什么时候,有人来到宿舍,她看到我躺在床上,便问:“感冒了?”慢慢的柔柔的,略带一点点厮哑的嗓音,我听出了是同班同学吕秋慧的声音。她伸手在我额头上摸了一下,“嗯,是有点烧,你起来,跟我走吧。”
        听了她的话,我起来穿好外套,裹上围巾,跟着她走了。
        出了学校大门向南走,然后向西稍微拐一下,便来到马路南边的一个比较大的院子里,能看到面前有一栋两层高的楼房,才知道这里是合阳县招待所。她告诉我,她爸爸刚调到县政府工作,单位安排临时住在这里,她带我到她爸爸的住处。
        上到二楼向东走,进了房间,看到一位大约四十来岁,戴着黑边眼镜、脸庞稍黑,留着小平头、中等个头的人,不用说,这应该是秋慧的爸爸。秋慧对她爸爸说明了情况,吕叔叔立即说:“那今晚你和同学住这里,我另外找个地方。”然后转身,从抽屉里拿出两粒感冒药,倒了开水,叫我吃下。之后,吕叔叔就出去了,秋慧关好门,我吃过药,迷迷糊糊地早早地睡觉了。
        第二天,很早就醒了,看到简单干净的房间,感觉到轻松了很多,感冒应该好了,心想可以上课了。正在想着,有人敲门,秋慧开了门,是她爸爸进来了,手里端着一个搪瓷碗,里面有两个馒头和一点点咸菜,吕叔叔放下碗,对秋慧说:“我吃过早餐了,这是你们的早餐。”接着又关切地问我好了没有,又忙着在脸盆里倒温水,让我们洗脸。正当我准备从床上下来去洗脸的时候,叔叔洗好毛巾,递给我,让我在床上不要下来,擦把脸吃早餐。接过热乎乎的毛巾,我想对叔叔说声谢谢,可是怎么也说不出来,只觉得眼泪要掉下来了,但我不想哭,我对叔叔笑了笑,表达我内心的感谢。
        那一刻,我特别羡慕秋慧,有这么一个温柔体贴的爸爸,也特别感谢秋慧,有着一颗善良同情之心。我和她在一个班还没有多长时间,平时打交道也不是特别多,但在我感冒生病之时,她却尽她的最大努力帮助我、照顾我。人们常说:“有其父必有其子。”,这话还真是有道理,正是有这样仁者之心的爸爸,女儿也特别体贴关心生病的同学。
        此后,我和秋慧的关系就非常好,下课经常在一起聊天,吃饭时也经常在一起。冬天,天气寒冷的时候,我们经常拉着手,借以取暖,我的手总是冰冷冰冷的,而秋慧的手却总是热乎乎的,她说:“你的手太冰了,我帮你暧一下。”有时吃过饭,秋慧总是抢着洗碗,她说:“没事,我不怕冷。”
        上学的日子很清苦,学习的压力很大,但是有同学之间的相互关心和鼓励;冬天虽然特别寒冷,但同学之间相处时的点点滴滴,却让我的心里感到特别的温暖。
        事情过去三十多年了,许多事情许多人已经淡忘了,已经混淆不清了,可是和吕双田叔叔仅有的这次见面的情形,却历历在目,和秋慧在一起的日子却记忆犹新,这种温馨永远伴随着我的人生,给我力量。
        自从有了班级同学的微信群,我找过吕秋慧,可是到现在还没有联系到她。也不知道她爸爸现在身体怎样,但是我很想对秋慧和她的爸爸说一声:“谢谢!”表达一下我对他们的问好和感谢。  
        二〇一八年六月二十八日
 
【欢迎投稿】
  邮箱:731590068@QQ.com
  微信:131 4145 7599
责任编辑: 李耀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