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遗嘱库保管逾8万份遗嘱:立遗嘱趋年轻化
发表时间: 2018-03-31来源: 中国公益慈善网
 
           日前,中华遗嘱库在成立五周年之际,向社会发布《中华遗嘱库白皮书(2013-2017)》,对所保管的8万余份遗嘱进行数据分析。
 
        中华遗嘱库是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和北京阳光老年健康基金会于2013年共同发起的公益项目,该项目免费为60岁以上老年人提供遗嘱咨询、起草、登记和保管的服务。启动五年来,该项目已经在北京、上海、广州、天津、南京、重庆、南宁等地为82177名老年人办理了遗嘱。通过对办理遗嘱老年人的家庭、财产、心理、行为等数据进行分析后,形成该报告。

北京阳光老年健康基金会保管遗嘱逾八万份 中华遗嘱库发布五周年白皮书
 
        立遗嘱年轻化  头脑清醒也不一定能登记遗嘱
 
        数据显示,从2013年到2017年期间,中华遗嘱库办理遗嘱的老年人平均年龄从77.43岁逐步下降到72.09岁,立遗嘱人群逐步呈现年轻化趋势。
 
        对此,中华遗嘱库管委会主任陈凯分析认为原因有两方面。一是随着遗嘱理念逐步深入人心,越来越多的人倾向于早日订立遗嘱,在人口老龄化速度日益加剧的情况下,越来越多的人迈入老年,这些新“入伍”的老年人往往观念更加超前,倾向于早日立遗嘱;二是中华遗嘱库对立遗嘱人的身体条件有所要求,许多想立遗嘱但身体条件不符合的老年人无法在中华遗嘱库订立遗嘱,这些因素叠加之下,中华遗嘱库立遗嘱老人的平均年龄下降趋势较为明显。
 
        陈凯表示,为了确保遗嘱效力,中华遗嘱库通过录音录像、指纹采集、人脸识别、现场见证、文件存档等技术手段使得遗嘱真实性做到无懈可击。因此,需要立遗嘱人具备听说读写能力,有不少老年人因为年纪较大,虽然意识清楚,但视力听力和书写能力受限的情况下,可能无法通过遗嘱登记系统,导致许多年纪较大的老年人无法正常办理遗嘱登记。陈凯建议,立遗嘱宜早不宜迟。

北京阳光老年健康基金会保管遗嘱逾八万份 中华遗嘱库发布五周年白皮书图片
 
        子女无法全额继承 独生子女家庭立遗嘱意愿上升
 
        82177份遗嘱中,有39234份遗嘱是独生子女家庭的父母立下的遗嘱,占总遗嘱数量47.74%。
 
        对这一现象,陈凯认为主要是由于观念变化导致的结果。以前人们都认为遗嘱是为了防范子女争夺财产,以为只有多子女家庭才需要立遗嘱。可是随着社会发展,大家发现遗嘱不只是为了防范纠纷,更能够避免家庭财产损失。
 
        2015年一则刷爆朋友圈的微信文章引起关注,文中杭州女白领小丽的遭遇,令大家对遗嘱的必要性有了新的认识。小丽是独生子女,父母去世后,小丽本想把父母名下的房产过户到自己名下,没想到,由于父亲去世时奶奶仍然在世,因为父亲没有留遗嘱,导致父亲的财产一部分由奶奶继承,奶奶不久后去世,这些财产又由小丽父亲的兄弟姐妹转继承。最后,作为独生子女的小丽只能继承父母房产的八分之七,而剩下的八分之一由小丽的七大姨八大姑继承。
 
        陈凯指出,如果小丽的父母生前立有遗嘱指定财产全部由小丽继承的话,小丽就能得到房产所有份额而不会被亲戚们分走了。
 
        害怕子女离婚  遗产不给儿媳女婿
 
        除了祖辈可能继承父母遗产导致财产旁落以外,陈凯认为还有两大原因导致独生子女家庭立遗嘱意愿上升。一是因为子女离婚率上升的原因,另一个是因为财产过户继承难的问题。
 
        家住天津东丽区的张阿姨就遇到了这样一件糟心事。张阿姨告诉记者,老伴张大爷2007年去世后,家中独子小张2010年因为夫妻感情不和离婚了。2015年张阿姨家有两间房拆迁去办理公证手续时,却被儿媳妇告上了法庭。在法庭上,前儿媳张口向张阿姨和小张索要一百多万的拆迁款。原来,按照婚姻法的规定,夫妻婚内继承所得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张大爷是在小张离婚前去世的,因此小张所继承的遗产份额按法律规定就属于他们夫妻的共同财产,因此现在儿媳索要拆迁款是合法主张。最终张阿姨不得不额外支付100多万给前儿媳。为了这事,张阿姨气得两天没吃饭。她说,现在小张又有结婚的打算,吃一堑长一智,张阿姨赶紧到中华遗嘱库预约办理遗嘱,希望通过遗嘱避免将来儿子如果再度离婚导致的财产损失。
 
        白皮书显示,有99.93%的老年人选择中华遗嘱库范本中的防儿媳女婿条款。在遗嘱中规定继承人所继承的财产属于个人财产,不属于其夫妻共同财产。
 
        另一方面,有30.94%的老年人立遗嘱的原因是因为担心未来子女办理过户手续困难,为了说明一些无法提供证明的事实,例如是否有私生子女,是否是与再婚配偶的共同财产等,避免未来子女办理继承手续可能遇到的难题。
 
        关系复杂  离婚再婚家庭立遗嘱呈现刚需
 
        中华遗嘱库立遗嘱老年人中,离婚家庭比例为2.73%,再婚家庭比例为1.93%。虽然离婚和再婚家庭比例不高,但这些家庭立遗嘱的意愿往往更为强烈。
 
        “再婚老年人几乎没有按法定继承分配财产的。”陈凯说。究其原因,许多老年人再婚前都各自有子女,在生活保障具足的情况下,老人再婚更多的是寻求晚年慰藉,对对方的财产都没有什么想法,将自己的财产留给自己的子女是许多老年人心照不宣的想法,往往再婚前也会对此有明确的口头约定。但如果没有写遗嘱,一方去世后,另一方的子女可能打着老人的旗号来争夺财产。为了避免此类纠纷,许多再婚老年人萌生了立遗嘱的想法。
 
        “我为此很多年晚上睡不着觉,就担心将来儿女们和老伴起纠纷!”家住团结湖的李大爷对记者说,“一听说有中华遗嘱库,立刻就来预约了,排队排了一年多才轮到我,今天可算办完了,心里很高兴,以后睡觉也能踏实了!”
 
        离婚家庭也面临同样的尴尬。在中华遗嘱库新闻发布会现场,市民黄先生的遭遇引起了记者的关注。黄先生的父亲六年前去世,黄先生作为唯一的子女一直管理出租父亲留下的房子。两年前,为了把房子过户到自己儿子名下,黄先生去公证处办理继承权公证手续。可没想到公证员从父亲的档案中发现父亲在和母亲结婚之前曾经有过一段短暂的婚姻,双方离婚时有一名女儿归女方抚养。“四十年来父亲一直没说过此事,临终之前不知道是忘记了还是不愿说,总之我怎么也没想到父亲还有一个四十年没来往的大女儿。”最终,黄先生只能曲折找到从未谋面的大姐,支付了一笔遗产款以后,才顺利办妥了房产过户手续。“如果父亲留了遗嘱,也就不会损失这一大笔钱了。”所以黄先生还没到六十岁,就早早地就领了预约卡。“先填好,等60岁再来办。”黄先生告诉记者。
 
        房产为主 财产多样化趋势不明显
 
        数据显示,房产仍然是老年人家庭财产的主要组成部分。在中华遗嘱库所登记的遗嘱中,处理房产的比例占到99.69 %,其次是银行存款17.66 %,公司股权 2.12%。这充分说明,目前人们订立遗嘱仍然以处理不动产的继承为主要目的。
 
        从房产数量上看,遗嘱中涉及1套房产的占53.88%,涉及2套房产的占 46.12%。以房屋面积来看,拥有70平米以下房产的占42.24%,拥有70-150平米房产的占48.90%,150平米以上的占8.86%。近一半人住房面积不超过70平米。
 
        不按法定继承的家庭比例较高
 
        数据显示,继承人以立遗嘱人的子女、配偶、孙辈为主。其中子女直接继承的为33.53%,配偶互相继承后由子女继承的比例是27.07%,直接给孙辈的比例为13.58%,先给子女后给孙辈的比例为23.02%。绝大多数老年人并未按法定继承将财产平分给子女。
 
        33.54%的老年人认为需要通过立遗嘱来避免纠纷,原因包括:部分子女已经获赠财产、与子女关系恶化、子女贫富差距较大、子女未尽赡养义务、子女长期未来往、再婚家庭、离婚时子女由对方抚养、继子女、非婚生子女、赠与孙子女但未赠与其他子女等。
 
        想立不敢立  左右为难偷偷立遗嘱
 
        数据显示,从有立遗嘱的想法,到真正采取行动,大部分老年人至少间隔了5年以上,有21.2%的老年人间隔了10年以上。当问及立遗嘱行动迟缓的原因,部分老年人表示害怕立遗嘱引起矛盾纠纷,晚年不得安宁。
 
        市民刘大爷就是这样一位纠结者。刘大爷虽然是个重组家庭,但家庭关系很和睦。刘大爷与老伴结婚已经30年了,育有一子小刘,老伴带来的继子大刘与刘大爷的关系也很融洽。但是,刘大爷还是有不安的感觉,担心老伴要是先走了,大刘会不会与自己和小刘发生财产纠纷。因此,刘大爷和老伴就有立遗嘱的想法。“说清楚,免得日后产生矛盾”。可是立遗嘱的过程却不那么顺利。
 
        刘大爷先来到公证处,但公证员要求刘大爷把全家人都叫来询问,这让刘大爷非常为难。“就怕他们现在就打起来,那我们真是生不如死。”刘大爷的说法引起了新闻发布会现场许多老年人的认同:“不写怕将来打架,写了怕现在打架!”刘大爷表示,一听说有遗嘱库他立刻就预约了,还帮他好几个邻居做了预约。“这个太好了”,刘大爷高兴地说。
 
        中华遗嘱库数据显示,66.59%的老年人是子女陪同下前来办理遗嘱登记,33.41%的老年人是瞒着子女前来办理,而且瞒着子女的比例从2013年的 21.28%到2017年的38.31 %有逐步走高的趋势。71.17%老年人在订立遗嘱前会与子女协商,28.83 %老年人选择向子女隐瞒立遗嘱的事情。在未隐瞒立遗嘱的老年人中,有33.4%选择隐瞒分配方案。
 
        陈凯认为,中华遗嘱库创新的遗嘱保管环节,正是迎合了许多老年人对提前爆发矛盾的担忧。“因为立遗嘱会引起矛盾的家庭,在老人走后更会闹矛盾,在闹矛盾的时候有一份权威公正的遗嘱非常有必要。但是,如果现在就让家人知道分配方案,也许矛盾提前就爆发了,这正是许多老人想立而不敢立遗嘱的原因。中华遗嘱库正是因为帮助老年人实现了生前保密、身后传递而受到广泛欢迎的。”陈凯说。
 
        观念转变  日益认识到遗嘱必要性
 
        中华遗嘱库公益推广部的调查发现,人们认为立遗嘱不必要的比例,从2013年的56.4%到2017年的26.5%,降幅将近53%;相对应的,认为一定要订立遗嘱的比例从12.4%上升到43.22%,大幅度上升了249%,这证明了越来越多的人接受提前订立遗嘱,对遗嘱看法越来越开明。
 
        调研显示,62.1%的老年人曾经与他人讨论遗嘱问题,34%选择的讨论对象是配偶,38%为关系较近的亲友,19%为普通朋友,可见对遗嘱的心态越来越豁达,忌讳遗嘱的心理在很大程度上有了改变。
 
        发布会上,祁阿姨拿着锦旗向中华遗嘱库表示感谢。因为是老伴儿在中华遗嘱库留的遗嘱,让她顺利继承了遗产,并避免了旷日持久的诉讼大战
 
        祁阿姨和刘叔叔是再婚家庭。早先,刘叔叔和前老伴关系很好,无奈,前老伴去世得早,让他落了单儿。在前老伴去世10年后,为了生活上的相互照应,与祁阿姨组成暮年夫妻。婚后,老两口一直住在刘叔叔家里。这套房刘叔叔住了几十年了,并在前老伴儿去世5年左右,按房改房的价格买了下来,属于刘叔叔的个人财产。
 
        在两人的共同生活中,祁阿姨把刘叔叔的生活照顾得非常好,让刘叔叔又体会到了家庭的温暖。因此,尽管他有6个子女,他还是决定把房子留给一直照顾他的后老伴祁阿姨。
 
        2013年,在电视上了解到中华遗嘱库后,刘叔叔就预约了,排了将近一年的队才完成登记。办理时,刘叔叔舍不得480元的精神评估费,想自行保管。但是祁阿姨认为既然做了,就要做一份完整的、有效的。最后,刘叔叔决定把遗嘱保管在中华遗嘱库。
 
        刘叔叔去世后,6个继子女也想继承房产,和祁阿姨打起了官司。因为有手续完备的遗嘱,法院判定遗嘱有效。现在,祁阿姨已经把房子过户到自己名下了。3月15日下午,祁阿姨来到这里赠送了锦旗和两份判决书,以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
 
        “这份遗嘱一拿出来,法院就认。其中精神评估报告起到了关键性作用,遗嘱上说给谁,就给谁,是定向的。如果没有遗嘱,或没有精神评估报告,就扯不清了,所有继承人都有份儿,也难证明他意识清醒,官司指不定打到什么时候。”祁阿姨没想到这份遗嘱的作用这么大。她提醒说,老人在留遗嘱的时候,最好做精神评估,因为只有证明老人立遗嘱时神志清楚,能正确表达自己意愿,遗嘱才有效。
 
        诉调对接  遗嘱促成家庭和谐
 
        截至目前,在中华遗嘱库保管的遗嘱中,共有536份遗嘱生效,其中有164份遗嘱有调解需求,其中132件调解成功。对此北京多元调解促进会会长翟晶敏认为中华遗嘱库严谨专业的流程是促成调解成功的关键。
 
        翟晶敏介绍,经过调研考察后,北京多元调解促进会与中华遗嘱库实现了对接,扶持中华遗嘱库设立了全国首个继承调解中心,并与法院立案庭实现诉调对接,中华遗嘱库所订立的遗嘱经过调解中心调解后,可以直接到法院办理司法确认,之后再由调解中心协助过户。
 
        发布会现场,一位成功办理了房产过户的市民杨女士介绍,父母去世后,由于子女众多且居住在不同城市,大家一直没有办理房产过户手续。“想谈不敢谈,主要是因为现在房价太高了,一套房子怎么分确实不容易,都担心谈不好影响亲情。”杨女士表示。最后,在中华遗嘱库主持下,杨女士与家人进行了协商,中华遗嘱库的专业调解人员讲解了法律规定,进行了疏导,最终杨女士支付部分房款给其他兄妹,顺利办理了房产过户手续。
 
        翟晶敏表示,中华遗嘱库目前已经有十余名经过北京多元调解促进会培训认定的持证调解员,暂时可以满足目前的需要,但随着更多遗嘱的生效,需要进一步加大调解员队伍建设力度,扩大调解员的配备,提升调解专业技能。
 
        流程严谨  助力法院简化审判程序
 
        知名画家许麟庐遗产案件诉讼时间长达五年多。许麟庐生前留下的遗嘱将财产指定由老伴王文龄继承,但该遗嘱遭到部分子女质疑,法院启动鉴定程序后,该案从王文龄93岁一直打到98岁高龄,导致了一起人们不愿看到的人间悲剧。
 
        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法官杨静曾经在2015年处理过一起涉中华遗嘱库遗嘱的继承纠纷案件。王女士与丁先生等人因为遗产问题产生纠纷,王女士的母亲刘阿姨与丁先生等人的父亲丁大爷系再婚夫妻,丁大爷去世前一直和刘阿姨、王女士和外孙女等人共同生活,主要由王女士照顾。2015年3月26日丁大爷在中华遗嘱库北京第一登记中心留有遗嘱一份,表示自己百年之后将房屋留给外孙女。王大爷去世后,丁先生等人不同意该遗嘱,双方诉至法院。
 
        杨静法官表示,在双方对遗嘱真实性无法达成一致的情况下,按照以往的诉讼程序,法院应当启动鉴定程序。可是鉴定程序一旦启动,就意味着长期诉讼,对家庭的破坏力比较大。
 
        由于涉案遗嘱系在中华遗嘱库订立的遗嘱,杨静法官在审理过程向中华遗嘱库发出了调查函,中华遗嘱库进行回函并提供了订立遗嘱时的录像、指纹、精神评估证明等文件,杨法官经过审查后直接认定了遗嘱效力。
 
        陈凯介绍,中华遗嘱库全程采用专业登记系统,借助人脸识别、身份证读取、指纹扫描、视频摄像、电子扫描、文件存档、现场见证和密室登记等方式对遗嘱进行现场登记,在确保遗嘱真实性上可以做到无懈可击。如果继承人在老人身后发生遗产纠纷,中华遗嘱库将根据老人遗嘱进行调解,调解不成诉至法院的,中华遗嘱库还将向法院开具证明,以协助继承人迅速处理家庭纠纷。
 
        记者登录最高人民法院裁判文书网查询发现,中华遗嘱库所登记的遗嘱发生纠纷后,均直接被法院认定为合法有效的遗嘱,目前公示案例已经达到12件。
 
        传承家风家训  启动“幸福留言日”
 
        新闻发布会当天,中华遗嘱库向全社会发布了幸福留言日倡议书,并启动幸福慢递、幸福留言小程序等服务,倡议把每年的3月21日定为“幸福留言日”。中华遗嘱库号召全社会在这个倒计时的日子里,认真思考人生的意义,想想自己家族的过去和未来,而且恰逢清明节将至,在扫墓祭祖阖家团圆的时候,中华遗嘱库希望大家能和家人一起,聊聊家族故事,谈谈家风家训,并对所爱的人留下最想说的幸福留言。
 
        中华遗嘱库管委会荣誉主任、全国政协委员曹义孙介绍说,中华遗嘱库的宗旨是解后顾之忧,传和谐家风。因此倡导全社会不仅要关注财富传承,更要关注家庭建设,关注家庭精神遗产的传承。

责任编辑: 和谐中国网